欧冠

战极通天 第三千一百二十九章:兵指人宙

2020-01-15 09:04: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极通天 第三千一百二十九章:兵指人宙

第三千一百二十九章:兵指人宙

星空,从来如此浩瀚而耀眼,这是这片星空下无数文明生灵共同的认知,这种认知从他们出生开始就存在,追溯久远历史也是如此,因此他们陶醉于这充满生机与希望的星空感动与自豪着,生在这世辉煌的他们也理所当然地不知晓,在比他们认知更久远的过去这片星空曾是怎样的模样。

他们不知,可在更久远岁月就生存在这片星空,或回溯历史而知晓那黑暗混乱的存在们却知晓,在一名名神与圣的心中那些场面浮现了,那是远不及当世璀璨的星空,一重重混乱的宇宙风暴不时掠过星域,将其中难得孕育出的生灵甚至星辰本身都侵蚀吞灭,有战争留存的魔气构成凶兽般形体,横行在星空中寻觅猎物,专挑太阳吞噬以至令无数星辰失去光明照耀,更有贯穿数百宇的宇宙裂缝狰狞而生,作为宇宙的疤痕将星河海域崩塌吞噬……

还有死气的漩涡,有妖气过盛令人族只能沦为妖族奴隶的诡异星域,有镇压文明进化可能的凶恶磁场……而那种种凶险却也不过是较近的凶险,在更古老的岁月,那异族入侵,宙疆沦丧,宇宙碎裂,种族灭绝之血腥上演更是生生将文明与大宙本身的发展断裂,那时的惨烈是当世无法想象,可它竟一次次在人之宇宙重演!亲身经历过那恐怖还存活至今的神灵圣者已是极少,可但凡登临圣境问古,就没有人会遗忘那过去的耻辱与悲剧。

一直以来,作为弱者的人族饱受蹂躏,魔族、妖族,甚至异域的幻灵族,还有在那太古混乱丧心病狂的鬼神兽族,这座宇宙曾流过数不尽的血,曾被生生掠夺与重创本源,整片星空都曾陷入黑暗黯然,它也是唯一被恐怖力量打得分裂出子宇宙、影宇宙的最可悲宇宙,尽管子宇宙、影宇宙也孕育无数生灵强者,可它们终究是这座大宙曾遭重创的疤痕。

直到辉煌降临,伟大神界大阵护佑,这座宇宙终于得到了庇护与安宁,乃至缓慢的生息之机,而随随着通天战圣,越来越多的人族圣者降临此宙并将其改造建设,星空愈发耀眼,生命气机愈发浓郁,这片星空才渐渐褪去曾经的苦难气息兴势向上,经历这过程与后来的诸圣因而养成了自信,他们敢于面对此世的变化,并坚信着这个不断前进的文明终成辉煌,再也不会遭受昔日的惨痛与耻辱。

可便在这一刻,一种不可想象的恐怖气息却犹若从本心升起,以难以抗拒的凶险气势来袭,逼迫着每一个感受到此般恐怖的圣者肝胆俱裂,眼前分明有一幕幕惨状重现,是昔日人之宇宙遭受侵略与屠戮的种种景象,还有随世界变化衍生出的全新画面。已然在一名名领袖引领下强盛崛起的人族怎会屈从于暴虐侵略,从凡人到圣者,整个种族宇宙在全力抵抗,用血肉垒就长城,誓要将耻辱尽皆奉还!可这般抵抗却显得无力而可笑,纵然蜕变的人族在曾经的世界霸主刀锋前依旧落得惨败,侵略者又一次冲入宙疆。

奴役,杀戮,耻辱,灭亡,又一次开始了,不同的是如今的人之宇宙虽有修复却依旧残破,这攻伐将令它破碎更甚,而更可怕的是这一次的入侵者不仅怀着贪婪到来,他们的眼中燃烧着复仇的火焰,那源自信仰,源自整个种族的支柱伟愿,当最重要的信仰遭受伤害,他们的复仇也将化作疯狂,将比曾经的杀戮还要不择手段,还要冷酷凶残!

残阳如血,诸神黄昏,一名名圣者见到了那样的结局,璀璨的群星又一次黯然了,生命之花就在眼前凋零,这等恐怖比历史更可怕,令人不寒而栗,拥有了自信的诸圣想要否认这种浩劫的到来,可感受到那扫荡六大宇宙的乱世气息激烈,这般鼓舞之语却是难以言说。

“大劫,真的要来了。”一名名圣者发出了震叹,他们与宇宙都已开始为适应战争与灾难的变化,那心中的寒意却是难以驱散,难道说这一次的灾难真会如此可怕,自重掌人宙以来他们的所有努力都是虚妄,根本就不值一提?

光在一尊尊圣者眼中闪烁,所有人都有不同的见解,只是他们心中又有共鸣之处,是对人族不朽的希冀,以及对同一道身影的崇敬与渴望。

“你定然会回来。”有圣者默念着这句话,眼眸中显出的那暗金身影独斩千万妖魔举世无双,这样的圣者不止一尊,一种信念在共同显映。

在那风云激荡的一刻,理应守护整个种族的宙主却不在星空之内,这简直夺去自信与勇气的支柱,可见了那未有过的绚烂刀芒,恐惧似可驱散,末日也可闯过,人族的力量不止在一圣之身,那伟大的身影在遥远混沌中终结了最强的敌人与耻辱,那么其他人又岂能笼罩在恐惧之内?有军名星神,有神名星炎,有星空中的那无数信仰坚定不移。

人族不再是昔日的人族,始源上下,可堪一战而不会因此屈于任何恐怖!

“不愧是他。”处在宇宙顶峰,亦是那宇宙大阵枢纽之处的尹书师圣发出感慨,在宙,他可护佑众生,以无敌之勇点燃信念,在外,他的道意依旧扎根在众人心中,推动着整个文明面对风雷洗礼,面磨难而不绝。这是无心而无上的传承,只属于他通天战圣。

这与过去那一位人皇的光芒播洒何其相似,他不及青云人皇完全开天辟地,可他更强,更勇,不灭战炎因他而生于无数人圣之心,当它们熊熊燃烧,这个种族便不可征服,不可摧毁,不可战胜!

“来吧。”墨焰大尊将拳握紧,同样具备着开天辟地的勇气:“就让我们看看,这乱世际会,谁才是英雄!”

……

“人宙之主,通天战圣,胆敢杀害我族初代六大妖王之首幽毒妖王,我妖族自古敬重先祖元勋,幽毒妖王殿下更是追随盖世祖皇横扫六宙,更守护妖族无尽岁月的真正英雄!你们,可能容忍这通天战圣之罪,可能容忍我妖族受此悲恸耻辱!”

“不可容忍!”一声怒喝响起,源自一尊威严雄武的妖圣,不正是为六大妖王战力之首的镇代妖王?他眸中怒火燃烧而对霸羿妖皇郑重抱拳:“幽毒妖王殿下乃我妖族真正先驱英雄,为妖族鞠躬尽瘁,令我等后世晚辈深感不及,今大胆人族竟害殿下,唯有血债血偿!”

“血债血偿!”一尊尊妖圣发出怒吼,他们从贪婪妖侯到妖王,亦有先前岁月的王与皇者,任何一个都是在宇宙中执掌大权的强大存在,面对种种大变都可做到波澜不惊,可此时他们真的不冷静了,实在因为幽毒妖王对妖之宇宙做出太大贡献,甚至连一些曾为妖王妖皇的存在都对其至为敬重,今幽毒陨落,掀起的必然是整个妖族之怒澜!

“那通天战圣倚仗自身战力凶猛,先害霸空妖王,又害幽毒妖王,竟是一人将我妖族最后两尊初代妖王杀害,不将其道圣俱灭,不可解此深仇大恨。”霸羿妖皇眸子冰冷:“但幽毒殿下至死心系妖族,已尽余力将这大敌灭杀,这通天战圣却已是无法承担我妖族复仇。”

“那么,诸君以为,我妖族该向谁复仇?”霸羿妖皇的目光扫过在场诸圣,格外残忍与冰寒。

“人族,人之宇宙。”一名女子踏出,绝代风华与杀伐果决同在:“那通天战圣重掌人宙,一心令人族崛起,今我们便将这所谓的人宙文明再度倾覆,以那人族苍生之血洗刷吾族耻辱仇恨!”

“玥若圣姬所言极是。”霸羿妖皇笑了:“诸君可有异议?”

“吾赞同玥若圣姬提议,便当以这人宙文明,祭奠幽毒殿下!”一尊曾经的妖王郑重开口,一尊尊妖族的巅峰存在亦纷纷赞同,因为从各个角度看这皆是最优之法。

“那便出征人之宇宙,令那卑微的人族承受我妖族怒火,将这宇宙撕裂,让他们血债血偿!”霸羿妖皇笑了,这笑容如此狰狞,必将掀起腥风血雨,六宙震颤!

六大宇宙皆有所感,恐怖的獠牙将显,浩劫来临!

……

“影罗妖公。”结束会议的霸羿妖皇看着这道似乎随时都会扭曲至虚幻的身影,眸有怒焰,肃穆而威严。

“不知陛下有何使命授我?”影罗妖公沉声开口,他在当世十三妖公中位列第六,可很少有人知道其实际实力已然达到玄虚巅峰,乃是妖族的一员隐藏重将。

“与人之宇宙、死亡宇宙神圣宇宙甚至接下来可能与洪荒宇宙、魔邪宇宙乃至其他存在爆发的战斗,你不必参与其中了。”霸羿妖皇冷然开口。

“什么!”影罗妖公瞳孔微缩,身体都略微颤抖,不参战?不参加这场为幽毒妖王而起,对整个世界展现妖族实力而重兴霸业的复仇之战?这是对好战者而言的最大遗憾,更将令崇拜幽毒妖王的他无地自容!身为妖族一员,他怎能做出那种避战行为?

但影罗妖公毕竟是玄虚巅峰的存在,知晓霸羿妖皇不会无的放矢,也不会白白放任他这玄虚巅峰的战力旁落,故而心中虽有大震撼,却保持了冷静。

“不必担忧,你从来都是我妖族的一员,孤亦为你自豪。”霸羿妖皇开口:“你将离开这宇宙之争,却不代表你与这场战争无关,恰恰相反,你的任务至关重要!”

影罗妖公心头一震:“请陛下明言!”

“那通天战圣,弑杀幽毒妖王殿下尚不曾陨落,虽依照殿下所言,他已是身中至毒,生命垂危,几无半分生还希望,但这绝世战圣难以揣度,若令他有丝毫挣扎之机那便是大祸。孤将那罗之域传于你,你当入混沌。”

“你的任务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他,杀了他,将他的首级带回来!”

“届时,孤会令那人之宇宙就此绝望,不战自败,彻底衰亡!”

“愿以我影罗妖公本源大道与荣耀担保,绝不辱命!”见着眼前的皇者这般激动宣言,影罗妖公亦不禁心潮澎湃,对霸羿妖皇格外郑重地许下承诺!

“去吧,孤与将士们等着你。”霸羿妖皇颌首,便见影罗妖公毫无留恋地转身离去,踏入那波澜剧动的混沌之内,迅速隐没身影。

“通天战圣。”霸羿妖皇眸中寒芒涌动:“便与你所有守护的人族与神界,尽皆覆灭吧!”

“这六大宇宙与世界的主宰,只能是妖族!无论是神还是人,都将在此战终结!”

“这世间,唯我妖族天威永不朽!”

余庆县人民医院
曹县县立医院
长治治男科医院哪好
菏泽市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泰州治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