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黑暗血时代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与生俱来

2020-01-17 21:38: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黑暗血时代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与生俱来

经过睥迈与海国大殿主提醒,楚云升想起的确在冷星之战遇到过这个线体枢机,没想到它没有飞船,速度竟然也这么快,能够遇到到它们的大部队。

刚才,它其实早已经逃到了青蒙世界的边缘,只因为青蒙源门想要将它当做食物吃掉,又把抓了回来,准备最后一刻补充,却被楚云升强袭而死,而它侥幸地活了下来。

现在却被孵坟虫咬到了嘴边,只差一口就吞了下去。

楚云升指着青蒙生命死后留下的那滴如眼泪般的东西,对它道:“那应该是源门生命的一生源体精华,去吃它吧。”

这东西本应该消散的,死了就会渐渐消失,如同生命一样,为了给孵坟虫留下,楚云升动用了一点点灵蕴。

接着,他看向那个线体枢机,冷冷道:“不想被吃掉,就别装死了。”

孵坟虫似乎很懂楚云升的话语,听到还可以吃线体枢机,连忙折返过来,幼小的黏触一边抱着对它而言是巨大的青色“眼泪”,一边贪婪地看着线体枢机,想来是一个都不准备放弃。

线体枢机顿时一个激灵,躲到了一边,惊颤道:“神君大人饶命,小人也是没有办法。”

在魔方战场中,见到楚云升的刹那,它就吓得魂不附体,脑袋中只有一个跑字,也正是因为反应及时,才没有被楚云升的三剑式连杀瞬杀掉。

“小人也劝过领昂尊者,向它陈述神君大人的威名。可惜它不听小人的。”

线状枢机没有口腔,说话都是震动能量完成,因为怕楚云升听不懂。特意用了冷星语言,它在冷星附近蛰伏了太久,闲极无聊,通过监控的仪器,学会了冷星人的语言。

它既然一心逃跑,即便是不是怕死之“人”,也一定是个不想死的“人”。当然这是废话,没人想死。

楚云升对付这种人最有经验,当即道:“这个以后再说。我留下不杀,你应该知道是为什么。”

线体枢机小心地看了孵坟虫一眼,心中到现在还在刚才的大动乱中空悬,强行定了定心神道:“明白。明白。神君大人放心,小人在星空中的速度与生俱来得快。”

楚云升点点头:“此地不宜久留,你若想活着,就让我看到你的本领。”

线体枢机仍在惊魂未定之中,勉强道:“明白,明白。”

楚云升见它太过慌乱,皱眉道:“你只剩下这一小截身体,如何做到?”

线体枢机愣了一下。终于回过神来:“神君大人放心,我可以再伸长一点。但其实长度对离开这里没有影响,您什么都不要做,小人带着您离开。”

眼看其他方向上的舰队就要赶来,虽然对楚云升来说,那些都是敌人,但对它来说,却是援军,可是它决计不敢等那些援军,一旦援军追上了楚云升,它还没被援救,肯定就先被杀了。

不,是被吃了。

那小虫子,一直旁边对它凶视眈眈呢。

楚云升留下它的目的就是想看看它有没有办法带着自己快速离开第二战场,和星舰不同,没有推进器的光辐射,它只要将自己带出一段距离,茫茫的黑暗宇宙中,那些拼命赶来的敌军想要再找到他,就千难万难了。

而且眼下也只有这个办法,第二战场上,已经如废墟般的成了碎片肆虐之地,根本没有一艘完整的星舰,就是有,他也开不了。

没有飞船,就是有灵蕴,他也得蹲着。

离开这里是首要之务,其次便是赶紧追上冷星舰队,仅此孤军一战,楚云升益发肯定,在星空战场上,不懂如其他源门那样的源门之法,甚至不到灵,单枪匹马基本毫无胜算,从头到尾都会被人家当成狗一样痛打,连个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灵蕴用一点弱一层,不是能够靠得住的长久之计,除非可以用黑气化箭,但灵封至今也没能冲破,暂时也就别想了。

还是冷星舰队与左旋联军,比较现实。

眼下它们还没走远,相信还有办法追得上。

这时候,线体枢机一伸一缩之间,便飞出了很远,接着便有一股奇特的枢机之力缠绕着楚云升,带着楚云升一起向深空中滑行。

果然他什么也不用做,只要看住线体枢机不让它乘机逃跑掉就行。

这个任务也不需要他操心,孵坟虫时刻盯着线体枢机不放。

这一战中,打得很窝囊,靠着最后欺骗敌人,才赢了一回,期间他也没时间封印那些战舰中的无智慧生命,石头状封印生物自然还是饿着肚子,反倒是孵坟虫吞了不少枢机的源体。

但它一直紧紧抱着青蒙源门的那颗眼泪,宁愿盯着线体枢机流口水,也不吞下这东西,楚云升与它此刻通为虫身,多少能够感觉得到,它似乎是想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进食”。

希望这次进食之后,它能够顺利孵化,要不然,楚云升真不知道要喂它吃多少能量了。

没用多久,线体枢机便带着楚云升横穿碎片横飞的战场,向下沉了下去,钻入漆黑的宇宙之中。

左旋联军离开的轨迹光线还能看到,现在就往那个方向上去追,不但可能追不上,反而还会被后面的敌人先追上。

线体枢机倒是聪明,不用楚云升说,自己就找了一条对楚云升与对它小命都安全的路线。

望着渐渐远离的第二战场,楚云升不敢松懈,虽然身体遭到重创是真,一点假都没有,否则根本骗不过剩下的那些精锐星舰,但此地仍在险地的范围,一刻也不能大意。

他一边稍稍调息着身体,最后时刻,他用了灵蕴自保,同时也清除了刺穿身体的那种透析般的膜,身体不再挥发抛洒,但也损失惨重,需要长时间的修养。

另外一边,楚云升汇聚精力,对周围的元气波动仔细感触,这是他能够做到的最大程度。

“神君大人,我们从那边绕过去,然后再找路去左旋败兵……联军那里。”

做了马车夫的线体枢机此刻已经镇定了许多,为了保命,不得不细细分析星际路线。

楚云升顺着它说的方向看了一眼,但是凭肉眼看不出所以然来,便不置可否地说道:“别再叫我神君,你们知道的未必就是真相。”

这句话,曾经有人向他说过,他一直记得。

线体枢机不敢答这句话,在它看来,楚云升是坐实了的神国废储,不叫神君,难道叫废君?这不是找死么。

不过它很聪明,将神君跳过,直接道:“大人,小人知道附近有一个生命星球,不过要去的话,可能冒点险,而且得速去速走,不能停留。”

说出这个建议的时候,它十分的小心翼翼,如果楚云升认为它是在故意诱惑他去陷阱,那它就完了。

但是它现在的状况,必须得去生命星球掠夺命源,要不然得先死在路上。

楚云升没有说去也没有说不去,他还要看看赶来的敌军移动方向再说,等它们到达第二战场后,如果向第三战场移动,那么倒是可以一去,如果不是,就危险了。

见他不说话,线体枢机也赶紧闭口不言,埋头赶路。

在他们离开许久后,其他方向上的敌军终于赶到了第二战场,而战场上最后一幕,也通过光线抵达了正在飞往第三战场的左旋联军中。

这一刻,敌人与左旋联军都在疯狂地分析战场上留下的与传来的信息……

(未完待续……)

()u

上海肿瘤医院的具体地址
深圳仁爱医院医生
贵州癫痫病去哪治
深圳什么医院检查妇科
郑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