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第565章

2020-01-22 13:44: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565章

  望山市的老干部团拜会在如火如荼的举行着,省纪委,葛建明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着从上级纪委转来的举报材料,眉头紧拧了起来,面前这一份材料,是望山市纪委书记张万正纵容其家属敛财和违法的举报材料,葛建明将资料大致翻阅了一下,无奈的摇着头,他 此刻亦是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张万正是他派到望山去的,对方有着出色的业务能力,他调来省纪委后,对纪委内部的中层骨干领导都有深入了解了一遍,张万正是能力比较出众的一个干部,也有主动向他靠拢的意思,他才会将对方提起来,派到望山去担任市纪委书记,有协助陈兴的意思,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信得过张万正,现在这份举报材料摆在面前,如何抉择,成了他面临的一个难题。

  如果举报材料是送到省纪委的,葛建明就无需头疼,直接压下便可,可偏偏是从上级纪委转过来,想起之前省委一号福佑到他这来的举报材料,同样也是涉及到望山市的干部,只不过不是张万正,而是其他人,再看看此次涉及到的张万正,葛建明不得不深思,之前的材料和这次是完全不一样的,似乎是代表着两方不同的人。

  葛建明完全有理由相信这次针对张万正的举报是蓄意为之,是他派张万正到望山后才招致的。

  沉思良久,葛建明拿起,他还是决定先拨通陈兴的。

  响了很久,没人接听,葛建明疑惑的皱了下眉头,看了下时间,这个时间点,陈兴怎么会没空接?摇了摇了头,最后也只能放下。

  陈兴在向一桌老干部敬着酒,他已经忘了这是第几桌,不过这敬酒却也是累人的活,也幸好是四套班子的一把手分工,要是每一个人都单独的挨个敬一遍的话,那真的是得累趴下,估计这团拜会几个小时都搞不下来。

  六点半开始的团拜会一直到九点半结束,陈兴并没喝多少酒,向老干部们敬酒,只是象征性的喝一下,也没人敢让他这个市委书记多喝。

  从市礼堂离开时,陈兴招手让黄江华过来,在其耳旁低语了几句,这才上车。

  在礼堂门口,陈兴同李开山和曾高诚、侯望昌等人也寒暄了片刻,聊的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话,如今在陈兴看来,市长李开山也好,人大主任曾高诚也罢,又或者是一向低调的政协主席侯望昌,这几人在陈兴眼里都必须带着审视和质疑的目光去看待,只是他不会表现在脸上罢了,李开山和张立行等人的关系让陈兴琢磨不透,曾高诚则是已经和钱新来结成了儿女亲家,至于侯望昌,这位市政协一把手给陈兴十分低调的感觉,起码他到望山三个多月来,侯望昌低调得几乎都让人忽略他的存在。

  作为参政议政机构的政协,侯望昌的表现一点都不称职,只不过陈兴也没心思去多理会,而那曾高诚,对方脸上那看着对谁都是一副淡然微笑的姿态,搁给陈兴看来,更像是老奸巨猾的笑容。

  坐在车子里,陈兴头疼的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酒没喝多少,但这种人际应酬的时间长了,却也是让人颇为疲惫,人际关系是一门复杂的学问,处理好人际关系也是一门技术活,这些都是考验人在社交上的能力,身为一名领导,这更是陈兴的必修课。

  梳理着市里这些主要领导干部的关系,不得不说,向秀蓉口述的内容其实是很有价值的,起码让陈兴对市里的主要人际关系有了一个更清醒的认识,常务副市长张立行和市委组织部长林思伟等人都是能明确知道跟钱新来有密切关系的人,按照向秀蓉所说的情况,他们也几乎是隔三差五就在新城酒店吃饭,和钱新来几乎是称兄道弟,而市长李开山,这真的是一个让陈兴无法看透的人,对李开山的疑虑,陈兴知道也只能深埋在心里,相信将来也总有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时候,只不过对李开山,他也必须有一份提防的心态。

  在车子里等了小片刻,黄江华也上了车来,李勇这才启动了车子,陈兴让黄江华去弄清楚那孙平远的联系方式了,见黄江华一上车就点着头,陈兴便知道事情办妥了。

  拿出自己的看了一下,看到有未接来电,陈兴打开一看,微微怔住,葛建明打来的?没有多想,陈兴立刻就回了过去,葛建明不会没事吃饱撑着给他打,还是在晚上。

  “建明书记找我?”一通,陈兴立刻问道。

  “陈兴,你这一把手晚上还加班加点工作不成。”葛建明开着玩笑,抬手看了下时间,快十点了,他七点多给陈兴打的,陈兴隔了快三个小时才回过来。

  “今晚是市里的老干部团拜会,刚结束,我这是头快炸了都。”陈兴笑道。

  “原来是老干部团拜会,我说呢。”葛建明笑笑,那种喧闹的环境,陈兴没注意响也正常,将话题一转,葛建明直接步入正题,“陈兴,有件事得跟你提前打个招呼。”

  “什么事?”陈兴眉头微蹙,他感觉到了葛建明突然变得严肃的声音。

  “跟张万正有关的事。”

  “跟万正同志有关?”

  “不错,我这有上面刚转来的举报材料,哎,有人举报万正的家人受贿敛财,搞权钱交易。”葛建明叹了口气。

  “怎么可能。”陈兴神色震惊,话出口,陈兴也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对张万正的了解不算多,对其家人更是完全不了解,之所以信任张万正,那是因为张万正调任望山市纪委书记是葛建明推荐下来的,葛建明的目的也是想让张万正来协助他,帮助他查清楚望山市的问题,所以陈兴也从没去质疑过张万正。

  “有没有可能,举报材料上写的证据很清楚,要查是很容易的。”葛建明听到陈兴的反应,摇头说道,他比陈兴更不愿意看到和相信这个结果,如果允许的话,他更愿意把这份举报材料压下,但那样做的话,葛建明也不得不掂量一下结果。

  “那建明书记的意思是打算怎么办?”陈兴皱着眉头,他知道葛建明这是先打来跟他通气的意思。

  “张万正或许不适合再在望山市纪委一把手的岗位上干下去,我先提前跟你打个招呼,你心里有个数就行。”葛建明道。

  “建明书记,这万正同志刚帮上我的忙,你现在就把他给调走的话,不是要让我抓瞎吗。”陈兴苦笑,张万正掌管纪委,现在的工作刚步入正轨,目前搞出来的反腐浪潮也刚弄出声势,陈兴并不希望张万正在这时候调走。

  “有些事情也是无奈而为之。”葛建明无奈的笑笑,“万正的家人有问题,他本人也不适合再呆在一线领导岗位上,这个是最低底线了,还得去争取,材料是从上级纪委转来的,陈兴同志你该比我更清楚这其中的分量才是。”

  陈兴沉默了,他明白葛建明说的一点不错,或许葛建明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张万正的家人有问题,那张万正有没有问题?其家人受贿敛财又是否是张万正暗中授意的?这些问题都值得深思,只不过他们此刻有意回避罢了,将张万正从一线领导岗位上调走,这其实是葛建明保护张万正的一种手段,至于最后能不能将张万正保下,恐怕还得葛建明利用其担任省纪委书记的人脉去厚脸皮关说一下,毕竟张万正真要被严查的话,葛建明同样脸上无光,这是他提起来的人。

  “建明书记有跟万正同志说过了吗?”陈兴沉默过后问道。

  “还没有,先跟你通气一下,万正那边,我回头会跟他说,不急。”葛建明摇着头,举报材料上列举的事,葛建明打算先让人查一下,要查并不难,一两天的时间就够,因为材料上列举的证据再详细不过,其实从如此详实的举报材料来看,葛建明心里已经信了。

  两人通完,陈兴拿着怔怔出神,张万正这件事让他很是意外,完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眼下正是需要用人的时候,张万正如果被调走……陈兴苦笑了一下,他都不想去想那个结果,此刻唯有种错觉,好像对他这边不好的事情像是扎堆发生一般。

  “书记,怎么了?”黄江华回头看了陈兴一眼。

  “没事。”陈兴挥了挥手。

  车子在街道上行驶着,陈兴找了一家雅致的茶店,刚刚让黄江华联系孙平远,陈兴静静的等了起来。

  约莫过了十多分钟,孙平远才姗姗来迟,拄着拐杖走进来,孙平远身旁还是上次扶着他的那个姑娘,陈兴猜测着可能是对方的孙女,甚至有可能是曾孙女,毕竟孙平远的年纪摆在那,上九十的高龄了。

  “孙老来了。”陈兴笑着起身相迎。

  “没想到陈书记会单独约见我这个老头子,可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哟。”孙平远面带笑容,他的声音不大,但却中气十足,一点也让人感觉不到这是已经九十多岁高龄的人。

  “孙老,别来无恙。”陈兴笑眯眯的看着孙平远。

  “别来无恙。”孙平远同样眯着眼笑道,按说两人才在今晚的团拜会上见过面,陈兴说这么一句话显然并不太合适,孙平远人老成精,几乎是第一时间就知道陈兴这话指的是双方上次在公园相遇的事。

  笑着请孙平远入座,以孙平远九十多的高龄,也足以当陈兴爷爷辈的人物,陈兴也没摆市委书记的架子,以晚辈的姿态给孙平远倒着茶,笑道,“上次在郊区公园,孙老是瞒得我好苦哟,要是早知道孙老也是我们党内的老干部老同志,我当时就得向孙老多多取经。”

  “陈兴这话是要折杀我一个老头子了,陈书记是领导,我一个两只脚都快迈进棺材的老头子可不敢在陈书记面前倚老卖老,当时是萍水相逢,我认得陈书记,陈书记却是不知道我是何许人也,我一个老头子总不能不知天高地厚的跑到陈兴跟前说老朽几十年前官拜区长一职,是你的老前辈,你得听我说教几句。”孙平远笑了笑,端起茶,吹着那热气,品了起来。

  陈兴听着孙平远的话,不禁哑然失笑,看不出孙平远一大把年纪,讲话却是颇为风趣,俗话说老顽童老顽童,越老的人越是有一颗孩子的心,这话倒是一点不假。

  见孙平远品茶认真的神态,陈兴笑道,“孙老也是爱茶之人?”

  “一把大年纪了,没啥爱好,平常就是爱喝口茶。”孙平远笑着点头。

  “难怪,人家说喝茶养生,更能长寿,孙老如此高寿看来也是很懂得养生。”陈兴笑道,“改天我送孙老几包茶叶,孙老尝尝味道如何。”

  “那敢情好,陈书记送的茶叶,喝起来肯定也香。”孙平远笑容满面,一点也不矫情,笑起来满是褶皱的一张脸,那双看似浑浊的眼睛盯着陈兴看着,眼里闪着精光,“不过无功不受禄,陈书记送我茶叶,我应该也要回礼嘛。”

  “孙老客气了,你是老干部了,作为一名晚辈,我送你点茶叶,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陈兴微微一笑,“孙老就不用回礼了,不过我有问题向孙老取经,孙老只要肯多指点,那就是我的福气了。”

  “陈书记这话真的是要让我愧不敢当了,我老头子早就退休多年不问政事了,哪里有什么资格指点陈书记您一个领导哟。”孙平远连连摆手,摇头笑道。

  “上次孙老在郊区公园跟我说的话,我可是还言犹在耳,望山市要发展,光抓经济也不行,老虎苍蝇不拍死,发展就是事倍功半,孙老的话,我一直牢记在心。”

  “我有说这么一番话吗?”

  “孙老,您年纪大了,但我看您绝不像是一个健忘的人哟。”

  孙平远听到陈兴这话,哑然失笑,具体的话他是不记得,兴许也就是这么一个意思,饶有兴趣的看着陈兴,孙平远对这一位年轻的市委书记又多了几分期待和希望,笑道,“可能我当时是有说过这么一番话,不过是老头子胡言乱语,陈书记可别放在心上。”

  “孙老,咱们呀,就别拐弯抹角了,您是过来人,吃过的盐都比我走过的路多,对望山市的情况,孙老您肯定了然于胸,我是诚心来向孙老取经的。”陈兴诚挚的说着。

  陈兴和孙平远在交谈的同时,新城酒店,林思语正坐在钱新来面前,看着钱新来脸上那灿烂的笑容,林思语默不作声,在钱新来这里,她永远都带着恐惧,眼前的钱新来,就犹如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一般,始终在林思语心里蒙上一层阴影。

  “小林,你母亲的病情控制得很好,想必你爸也有给你打过了吧?”钱新来看着林思语,笑容亲切,“我可是经常派人去关心和了解你妈的病情,还交代过医生,尽管用好的药,上次还通过关系,找了京城几家大医院的专家给你妈会诊过,应该说你妈现在的情况还是比较乐观的,怎么样,你现在心里是不是踏实多了。”

  “多亏钱总的帮忙,谢谢。”林思语抬头看了钱新来,轻声说了一句,又迅速低下头。

  “嘿,你这小姑娘,怎么每次到我这来都像个受气的小媳妇,连头都不敢抬起来,怕我吃了你不成。”钱新来嘿然笑着,他现在对林思语可是宝贝得紧。

  “钱总,还不是你一开始把人家思语给吓的,估计都留下心理阴影了,现在见着你就怕。”罗玲在一旁娇笑道。

  “有吗?我以前有对思语凶过吗?我怎么没印象了,罗助理,没有的话可不能乱说。”钱新来板起了脸。

  “是是,是没有,我闭嘴,不说话了。”罗玲笑道,看出钱新来心情很好,罗玲也敢开开玩笑,否则她在钱新来面前其实同林思语没啥两样。

  钱新来咧嘴笑着,朝罗玲使了个眼神,罗玲立刻会意,将早就准备好的银行卡递到了林思语手上,“思语呀,这是钱总给你的,你赶紧收下。”

  林思语一愣,拿着罗玲塞到手上的银行卡,疑惑的看着罗玲。

  “你一开始不是提了个要求,说是除了给妈治病外,还得给你一百万吗,诺,这银行卡里有一百万,密码就是六个零,你待会出去可以随便找个自动取款机验证一下。”罗玲笑道,“钱总现在可都是满足你的要求了,还不快谢谢钱总。”

  林思语呆愣着,她没想到手头的银行卡竟是一百万,之前提的要求,钱新来并没有立刻答应她,只是说要她表现好才会满足其条件,如今真的有一百万在手上,林思语竟是有些不知所措,她从来没拿过这么多的钱,确切的说,她连十万块都没碰到过,更别说一百万,一开始除了要求钱新来要负责其母亲的治疗费用外,还得给一百万,当时是想着能有一笔钱留给家里,让自己的家庭没有后顾之忧,因为她不知道她给钱新来做这件事,最后会有什么结果,但她已经抱着最悲观的想法,也做坏了最坏的准备,留下一笔钱,只希望让家里有个保障,她还有个弟弟在读大一,心里也希望弟弟将来能有个好生活。

  当时提的这个条件,钱新来没有满足她,现在满足了,林思语觉得自己应该激动高兴才是,但她心里并没有半分喜悦之情,更多的只是麻木,林思语知道,自己现在或许真的已经是心如死水,早就破罐子破摔。

  将银行卡收起来,林思语没有说什么客气和拒绝的话,这是她应得的,是她当初作为条件提出来的,钱新来现在满足她,她也没必要感激涕零。

  钱新来看到林思语毫不客气的收了起来,嘴角撇了一下,暗道这个小姑娘倒是拿得心安理得,也没一开始那种畏畏缩缩的样子,这社会果然是锻炼人的地方,林思语出来了两三个月,可就变得跟他刚刚见到的不太一样了,唯一不变的恐怕就是这小姑娘在她面前始终是有些畏惧。

  没多说什么,钱新来既然把钱拿出去,也不会心疼这点小钱,林思语做事让他满意,他也才会把钱给了,一来是让林思语宽心,二来,也是希望林思语更加配合的按他的意思去做,如今林思语的价值可是一点不小,远远超过这一点钱。

  “思语,你还有个弟弟是吧,我现在还可以承诺你,给你弟弟一套房子,等这件事完事,你让你弟弟过来,我们新城集团别的没有,在望山本地开发的楼盘却是有好几个,我直接让人安排一套房子给你弟弟,到时让他过来签字就行。”钱新来笑眯眯的说着,再次给了林思语一颗甜枣。

  “谢谢钱总。”林思语漠然说着,钱新来给的好处,她没必要拒绝,也犯不着拒绝,她如今都已经走到这份上了,也无所谓更糟糕了。

  “你也不用谢我,我说过了,你事情做得好,就是你该得的,我这人说话算话,言出必行,只要说过的话绝对不会不算数。”钱新来沉声道,看着林思语,“不过你现在虽然做的不错,但我希望你再加把劲,我看黄江华现在对你可是着迷得很,不是跟你到宾馆,就是天天往你那小出租屋跑,嘿,这小年轻也不怕肾虚。”

  林思语脸色变化了一下,从钱新来的话里她听出钱新来肯定是暗中派人盯着她了,否则不可能知道得这么清楚,脸色有些苍白,林思语想说什么,但却发觉她在钱新来面前,又没资格说什么,她就是对方的傀儡,能说什么?

  “那黄江华说要给你买套房子,思语,这事你可得有意无意的催促他去做。”钱新来突然笑道。

  “钱…钱总,你……”林思语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这话黄江华前几天晚上去她的出租屋过夜时讲过,问题是在屋里面讲的话,钱新来怎么会知道?只有一个可能,她的屋里也被钱新来装了窃听器。

  “没错,我在你那出租屋里装了窃听器,不过你也别紧张,不会对你不利。”钱新来阴沉的笑着,“记住我的话,让黄江华帮你买套房子,这小子没那么多钱,他要买房子,就得想办法搞钱。”

  “如果我要那样做的话,钱总您觉得黄江华还会那么喜欢我吗,他说不定会觉得我变得势利,之前在他面前营造的一番形象可就毁了。”林思语坐了下来,面无表情的说着。

  “你说的好像也有那么点道理。”钱新来眉头皱了一下,林思语的话听着也有点道理,或许是他操之过急了?摇了摇头,钱新来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道,“总之你照我的话去做便是,我相信你会有办法的,就凭黄江华现在对你的迷恋,我想他会满足你各种要求的。”

  钱新来阴测测的笑声在偌大的办公室里回响着,林思语除了沉默,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好了,你先回去吧,想必那黄江华待会还会去找你,你早点回去,免得那黄大秘书待会去你住的地方找不着人急了。”钱新来看了林思语一眼,再次说道。

  林思语闻言,站了起来,她从来都不喜欢来钱新来这里,能少呆一刻就少呆一刻,钱新来让她走,她也一刻都不想多呆。

  目视着林思语离去的背影,钱新来脸上也流露出些许赞叹的神色,这小姑娘初经人事后,倒是变得越来越有味道了。

  “也难怪黄江华那小子会迷恋,这姑娘确实是迷人得紧。”钱新来撇了撇嘴。

  “钱总,要是喜欢就上嘛,思语还敢拒绝你不成。”罗玲娇笑道。

  “她是不敢拒绝,但可不会乐意,算了,女人嘛,多得是。”钱新来冷然一笑,他不想为了一个女人而坏了大事,让林思语心甘情愿为他做事才是最重要的,没必要去节外生枝。

  走到办公室那巨大的落地窗前,钱新来两手负在身后,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脚下这片土地,钱新来眼里闪过一丝疯狂,他是这片土地的地下皇帝,谁也不能跟他作对,谁也不能。

济南华夏医院具体地址
天津市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门诊预约挂号
成都出名的牛皮癣医院
河北省妇科医院地址
洛阳冶疗小儿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