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鹤舞月明 第一一四九章 招蜂

2019-12-04 15:08: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鹤舞月明 第一一四九章 招蜂

第一一四九章招蜂

“齐大哥,你有什么事要我们帮忙吗?有事的话,齐大哥尽管开口,只要我们帮得上,肯定没问题。”

慕容雪菲却没心情和齐伯雄绕弯子,而且,在田园号上,她最欣赏的就是一条胳膊的齐伯雄,她觉得以他们两个人的交情,没必要,再绕弯子。

团圆节已经过去很久了,齐伯雄,显然不是来春雨小筑喝茶的,更不是来聊家常的。

“哈哈,慕容师叔还是老样子,不,是越来越年轻漂亮了。凤爵爷,前两天,有人去找乌老大和我,打听爵爷和慕容师叔的事,那人原来是个小混混,和我打过几次交道,大家偶尔在一起,喝喝酒,听説他近来靠上了莫坤,日子过得很不错,凤爵爷没听説过莫坤这个人吧,……。”

齐伯雄对莫坤,也不熟悉,不过莫坤作为擎天城黑暗世界,其实是天雨码头附近一个小帮派的大哥大,他的小弟,齐伯雄倒认识几个。

田园号惯常的泊位,也在天雨码头。

莫坤贩卖古冰,船员,出海捕鱼的船员,正是古冰之类的毒品,最大的消费群体,之一。

“……,嘿嘿,説起来惭愧的很,实在对凤爵爷不住

,田园号刚刚回来不久,就有人问过爵爷的事,不过那几个人隐隐约约的有官家背*景,一来是弟兄们不愿意招惹官家的人,怕替乌老大惹麻烦,二来也觉得官家的人,凤爵爷自己应付得来,弟兄们也帮不上忙,我们就没多事。现在过去一年多了,莫坤一个毒品贩子,还来找我们打听凤爵爷,乌老大觉得不对味,再不给爵爷説一声,万一出了什么事,弟兄们就太对不起爵爷了。爵爷和莫坤,有什么恩怨吗?”

见凤如山挥手让贺双退下,齐伯雄也不再卖关子,将自己的来意一口气讲了出来。

无论什么人,对上慕容雪菲,想卖关子,也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

“呵呵,莫坤!他消息很灵通啊!”

“爵爷!呵呵,齐伯雄打问具体的恩怨,难道是想插手这件事?看来没有了田园号,他们的日子,很不如意啊!不对,乌彬真想找个靠山,为什么不找郑家,郑家正需要人手,嗯,也许是乌彬和郑晓江相处的不愉快,也许是郑家财力紧张吧。乌彬、齐伯雄、加上昆氏兄弟,人都不错,修为也不差,又是地头蛇,真愿意跟着我,倒能帮不少忙,不过,郑氏兄弟,会不会对此有意见呢?嗯,莫坤能顺着贺双这根线找到春雨小筑,是郑晓溪虑不及此,还是他心有余而力不足,或者是他故意留下这么个破绽,好给我找diǎn事做,嘿嘿,人心不足,真是个麻烦啊!……”

凤如山哂然一笑,也不以为意。

贺双无罪出狱,莫坤找人打探一下消息,乃是本能的反应,凤如山一diǎn都不觉得奇怪,不过贺双才到春雨小筑5天,莫坤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底层小人物,就能找到齐伯雄问起自己,其中的蹊跷之处,凤如山对擎天城巡捕房、户籍司办事的具体程序一无所知,也只能存而不论了。

他现在要考虑的,是要不要接受齐伯雄,或者説乌彬传递过来的,明显的信号。

齐伯雄并不是头脑简单,四肢达之辈,简单的通风报信,齐伯雄,绝对不会打问他和莫坤的,具体恩怨,就算他八卦心太盛,也没必要再提起一年前的往事,那毕竟算不得什么光彩事迹,自曝其短,不像是齐伯雄的风格。

齐伯雄,是很好面子的。

至于一年前的是是非非本身,凤如山倒不在乎。

无论是擎天神庙还是赵卫方,为了闪雷鞭之事找人调查他们,甚至是郑晓溪出手,背*景都和莫坤不一样,乌彬他们有所忌惮,是人之常情,不足深责。

“莫坤!凤如山,莫坤这是自己找死,怨不得别人!齐大哥,是这样的,……。”

慕容雪菲勃然大怒。

她自己,更很少卖关子。

莫坤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紫甲武士,人人喊打的毒品贩子,自己不去找他的麻烦,已经是很宽宏大量了,现在他反倒打上门来,慕容雪菲作为一个元婴真君,绝对无法容忍。

高阶修士,有高阶修士根深蒂固的骄傲,即使慕容雪菲现在完全无法挥出元婴修士的实力,但元婴修士的骄傲,却一diǎn也没减少。

当然,这是擎天城,不是凤鸣山,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先向齐伯雄介绍一下情况,然后听听齐伯雄怎么説,慕容雪菲也不介意。

齐伯雄是天雨码头的地头蛇,和莫坤一样也是紫甲武士,而且,齐伯雄,也不是一个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只知过自己小日子的宅男,对莫坤,应该是有所了解的。

“……,齐大哥,就是这样,刚刚给你倒茶的小丫头,就是贺双。我让她在春雨小筑暂时住两天。”

贺双这件事,虽然程序上有diǎn,灵活,但慕容雪菲问心无愧,倒也不怕説给齐伯雄听听。

“哈哈,我就是説,有慕容师叔在身边,凤爵爷怎么会去和莫坤到落雁楼争风吃醋,嘿嘿,凤爵爷,慕容师叔,所有的人都知道莫坤是毒品贩子,不过他行事小心,手段狠辣,听説莫坤靠着贩毒挣的星币,在官府里也交了几个朋友,官家一直抓不到他贩毒的确实证据,所以才没人动他。不过,他这次惹上凤爵爷,我看他是活到头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嘿嘿,不知道凤如山怕不怕麻烦,看来乌老大这次,算错了啊。”

一个无关紧要的小歌妓而已,凤如山未必会为了贺双正面迎接莫坤的挑衅,齐伯雄不禁有些失望。

齐伯雄来春雨小筑通风报信,与凤如山和慕容雪菲的交情,固然是一大原因,但乌彬隐隐约约的听説凤如山和赵卫方有所往来,确实动了找个靠山,或者説,合作伙伴的心思,也是重要的因素,之一。

没有了田园号,他们的日子,大不如前,而再重头开始,乌彬和齐伯雄,都没有了年轻时的雄心,和激情。

凤如山不差钱,后*台扎实,关键是,他不是擎天城本地人,又有个子爵的身份,很多事必然不适合,也没办法亲自动手,和凤如山,合作,双方取长补短,优势互补,对乌彬他们,是个不错的,出路。

而且,大家在田园号上,相处的不错,本来乌彬还有diǎn拉不下面子,莫坤之事,正好给了他一个借口。

当然,乌彬目前只是打算找凤如山联手,名义上是以凤如山为,凤如山是子爵,身份贵重些,至于双方的实际地位,以及“合作”的具体形式,就要看以后各自的手段,和资源了,任何团队中,主次之间,都不是説出来的,而是慢慢,长时间磨合出来的。

至于郑家,郑家家大业大,不差他们这几个人,鸡头和凤尾的选择,无所谓对错,只是每个人的追求不同而已。

而且,郑晓江,甚至整个郑家,给乌彬的印象,一般。

慕容雪菲虽然喊打喊杀,但齐伯雄却很清楚,春雨小筑,到底谁才是主心骨。而凤如山,对什么都淡淡的,马慧娟如此嚣张跋扈,凤如山也是轻轻放过,事后听説什么表示都没有,就像什么都没生过一半,齐伯雄担心,对莫坤,凤如山也照此办理,那么,乌彬的一番小心思,自然就打了水漂。

“呵呵,老齐,喝茶!你也知道,我和师叔刚到擎天城不久,再此之前,莫坤我以前根本没听説过,他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打听我和师叔,想干什么,你説来听听。”

“嘿嘿,老齐你不会説话可以不説吗!少説一句会死人吗!唉,先看看齐伯雄功课做得怎么样再説吧。”

见慕容雪菲大有深意的瞪了自己一眼,却不再开口,凤如山摇摇头,拿起茶壶,给自己和慕容雪菲加满,有意无意的,却没有给齐伯雄倒茶。

如果齐伯雄什么准备都没有,就这么贸贸然的自荐上门,凤如山自然会感谢他的一片热心,却不会再动招收他们几个,作为自己手下,或者説,帮手的心思。

春雨小筑不是凤家堡,他不准备正儿八经的拉起一大票人马,他要找的人手,最好是少而精,每个人都能独当一面,不要自己太操心,至少,不能傻大黑粗的什么事也不想。

他不想,也没时间去做保姆。

慕容雪菲不在身边,凤如山也未必会去落雁楼,至少不会和莫坤争风吃醋,他要去也是去天上人间,泡温泉,不过,莫坤的小弟以此为借口去打问凤如山的消息,倒也是顺理成章,他可以理解,当然,慕容雪菲能不能理解,就是另外一码事了,争风吃醋什么的,无论如何,还是少説几句的为好。

齐伯雄至今单身一人,手头也不宽裕,想必是落雁楼这等所在的常客,在落雁楼里为了某个歌妓喝酒打架,根本不会当回事,自然体会不到凤如山的苦处,万一再説出更加不堪的话来,凤如山要收拾残局,就难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