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三青门外 第六十四章 重回玄鸳,神器重现

2020-01-15 10:11: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三青门外 第六十四章 重回玄鸳,神器重现

(玄鸳塔内)

一只狮脸猫耳的银灰色的长毛灵兽,拖着沉重的步子缓缓踏入玄鸳塔,一身血迹,嘴里好似含着什么东西。

此时塔内空无一人,其中央大殿上摆着一个十尺椭圆冰台,全由真冰制成,因太寒,其上还隐隐约约地生出丝丝白烟。

灵兽看到冰台上躺着一名男子,他那一头鲜艳的血色长发,顺着冰台边缘,垂到了地上,血痕一般。

灵兽双眸一怔,这竟是……自己……

灵兽加快了些脚步至冰台边,绕着冰台慢慢转了一圈,认认真真,仔仔细细打量着台上躺着的男子,确认千真万确是自己后,便一跃跳上了冰台。

它将头凑到男子的胸前,侧耳细细倾听,一会儿后,它的脑袋便耷拉了下来,因为,眼前的自己,已经死了。

灵兽沮丧地趴了下来,趴在静静躺着的魔梓焰身旁,将嘴里含着的东西轻轻放到了冰台上,放在了死去的自己身边。

乍一看,竟看不出那是一个什么东西,好似只是一小团血肉;但细细一看,那是一只安详睡着了的刺猬,只不过,这只刺猬背部光秃,没有一丝刚毛,那全身的皮肉,似因什么而被撕扯烂开,鲜血淋漓,体无完肤,以至于一般的人,根本看不出来那是一只刺猬。

灵兽随即又从嘴里吐出了一个白色瓶子,这瓶子是最后一根夙仙锁链断裂后,它在这只刺猬身旁发现的,这便是它在长安,送给何潇彬的那个血瓶。

灵兽双爪扶着瓶子,牙齿将瓶口的塞子咬下,而后将里面的血,慢慢淋在了那只血肉模糊的刺猬身上。

只见那刺猬周身的伤口慢慢结枥,而后枥痂逐渐褪去,灵兽很耐心地看着,等着……一直等到其皮肤恢复完好后,头一低,温柔地一遍又一遍舔着这只小刺猬的全身,将她身体上的血迹全部舔了净。

再一看,那是一只非常可爱的小刺猬,眼眶圆圆的,小嘴俏俏的,爪子粉粉的,肚子肉嘟嘟的。

只是,它原先的刚毛已没了根部,故此时即便是敷上了灵血,也再长不出了。

灵兽侧头将一只耳朵紧紧地贴着小刺猬的身体,它的身体真的很小,小得仅仅只有灵兽的一只耳朵那么大,小得灵兽在挣脱夙仙锁链后猛地一回身,竟没有立刻发现躺在第六根石柱下的它……

此时灵兽双眸焦虑,心情忐忑,渴望着那恢复跳动的心跳声,但结果却惘然,它的身体里,始终一片死寂。

灵兽心想这或许是血没有办法渗入她的身体,于是它将小刺猬身子轻轻翻了过来,肚子朝上,用指甲小心翼翼地撑开它的小嘴,将瓶中的血慢慢滴入它的嘴里。

一滴……

两滴……

三滴……

也就是第三滴滴入后,血从小刺猬的口中,溢了出来,流到了洁白的冰台上。

灵兽一怔……

鼻子一酸,双眼视线骤然模糊了,鸢儿根本喝不进去……

她真的……已经死了……

她从一开始就骗了自己,她是天山生灵,她来玄鸳接近自己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灵生玉。

关于这一点,魔梓焰无需任何人告知,在他逐渐爱上她的过程中,便从她的眼神中,从她说过的每一句话中,以及从自己和她的心灵感应中,逐渐猜透了。

所以这也是为何,他最后将灵生玉给了她,因为他想让她活下去,因为只要是她想要的,只要是自己能给的,他都想给她,而且是毫无保留地,无怨无悔地给她。

但没想到,最后的她,那个重新回到自己身边的她,再一次骗了自己。

“不会死的,极光都还没带你看,婚礼你都还没给我办,怎么可能死。”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是那么柔和,笑容是那么可人,语气是那么坚定,仿佛她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

“我不是那么容易娶的,我要很盛大很隆重的排场,越奢侈越好……不然,我就嫁亏了……”

“等本军师我拔完了,就解了你这定格术,然后我们一起回玄鸳,满耳渴念都在等着我们呢。”

魔梓焰从来没有想过,定格术失效的时候,便是她永远离开自己的时候……

他也从来没有想过,当第五根锁链断裂后,自己不久便听到了一个声音,那是从第六根锁链的方位传来的声音,那声音在空廖的元华山巅十分清晰,滋滋吱吱,清脆响亮。

但伴随着那声音的是,一阵阵持续的剧痛,这剧痛传遍了魔梓焰的全身,就如同自己全身的毛发被以极快的速度,一根又一根地连根拔起,直到撕裂了全身皮肉,直到鲜血疯狂的涌出……

魔梓焰的心被抽得生疼,原来,先前头发已短至双肩的鸢儿,在拔下第五根锁链后,便已耗尽了几乎全部灵力,根本无法再维持人身,化回了她本来的样子。

但即便是那样,她也丝毫没有想过放弃。

这只从始至终都在骗自己的刺猬,催动最后的一点灵气,用动物最原始的方式,用她最后的武器,那满身的钢刺,滚做一个刺球,并拼命以极快的速度旋转,硬生生地锯断了那最后一根锁链……

在原本粗壮的锁链一点一点形成裂痕之时,魔梓焰感到她全身的钢刺也因可怕的摩擦力而越变越短,直至最后,连根带肉地脱离了她的身体……

“剩下来这两根估计得耗些力气,而且我拔的姿势不会很好看,你就别看了。”她强颜欢笑,故作打趣的这句话,还回荡在魔梓焰耳畔……

一滴又一滴豆大透明的泪珠从灵兽的眼中滴下,一次又一次打在了它面前静静躺着的小刺猬身上……

一滴……

两滴……

三滴……

直到将它一动不动的小身子完全浸湿……

是啊,鸢儿还那么小,不过就跟自己一样大,才刚刚成年;但不同的是,她的血脉并没有自己这般强大,当时突然出现在自己跟前的她,身边竟没有一个帮手,胸前也没了灵生玉保护,但她还是这样冲上了夙仙圣坛,冲到自己面前,并紧紧地抱着自己,凭着不过一千年的修为,勇敢地对战启啸,并且为了自己,毫不犹豫地拖起那又重又沉,如毒蛇一般的夙仙锁链……

看着眼前这没了任何呼吸的小刺猬,魔梓焰明白了,鸢儿兴许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局,但她依然想也没想地这么做了,仅仅只是为了自己,目的单纯至极,不求任何回报,即便当时的自己,不可能再有能力给她一块灵生玉。

这跟先前一直很谨慎,一直很懂得权衡利弊,一直都在不停分析各种后果的她,早已判若两人。

之前的鸢儿,会提醒自己不能轻易再吃长安的食物,即便是在皇宫也要万分小心,也要提防再次被看不见的对手毒害。

之前的鸢儿,会警告自己不能冲动,万万不能在未找到灵生玉的情况下,攻上天庭。

之前的鸢儿,会硬生生拦下自己,不让自己硬闯地鬼,因为对方有打不死的十八殿将军,对方还有自己从未交过手的鬼王鬼后以及镇国神器。

但而今,这所有她认为不应当有的冲动与不理智,在她只身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刻,她都有了……

其实,自她四十年前第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到现在,虽是为了神器,但从来没有想过害自己,不仅如此,这个女子,仿佛就是为了成就自己,造就玄鸳而存在。

“梓焰,你这么厉害的法力应该做点有用的事情。”

“身为君王,不救助子民,会亡国的。”

“梓焰,你看这些不受控制的嗜血魔徒人数庞大,量达千万,若可以驯化他们,这负累可骤变为利器,强我玄鸳。”

“梓焰,翰索湾之外地貌宽广,不可硬守,这贯穿玄鸳疆土的万千岩洞,天赐地利,可造筑至少八千个攻防据点,敌军若临,请君入瓮,再翁中捉鳖,可将我军伤亡数降至最低。”

她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验证了渴念之言,自己心仪的这个女子,才为统帅,命为国后。

而就在这时,魔梓焰敏锐的耳朵听到了殿门处传来了一个声音,这是一个人在慢慢走进殿内的脚步声。

魔梓焰下意识将小刺猬含回嘴里,而后闻声望去,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可以让他在这绝望之境骤然看到希望的人。

只见那人的视线与魔梓焰相撞时,停住了脚步,右手至于胸前,掌心一开,露出了一块闪着血红色光芒的宝石……

魔梓焰眸子大亮,立刻跳下了冰台,一跃至那人跟前,仰着头,眨巴着眸子望着那灵生玉。

那人看着魔梓焰,神色温和怡然,弯下腰,轻轻揉了揉他的脑袋,而后道:“别难过,即便没有这灵生玉,她也不会死,我不是跟你说过,只要你不死,她就不会死吗?因你们心悦彼此,爱入骨髓,都愿为对方献出生命,故你们可以完完整整地共享六同之命。六日后,她的魂魄便可重生,正如同你的魂魄,死于初四,生于初十一样。”

魔梓焰闻言,精神大振,他就知道,这个人从来不会骗他。

那人眼角弯起,露出了一个暖暖的笑容,拿着灵生玉在魔梓焰面前晃了晃,“你是选择现在的样子,还是选择鸢儿喜欢的样子?”说着视线投向了冰台上的那个静静躺着的魔梓焰……

武汉眼耳鼻喉医院来院路线
武汉博仕肛肠医院秦国才
亳州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内蒙古哪家治疗牛皮癣医院好
癫痫病治疗三亚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