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绝色逃妃修仙记第二十三章追问

2020-01-22 04:02: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色逃妃修仙记 第二十三章 追问

白若璃没好气地拍掉他的手。

她不是三岁小孩子,别想就这样哄骗过关。

既然决定与他坦诚相待,那之前平白无故把她关起来也得讨个说法。

端木靖齐看出了这个小丫头的心思。

但他总不能说你和我以前喜欢的人长得一摸一样,所以对你穷追不舍吧。

端木靖齐可以想象,要是他真这么说,这丫头肯定会暴走的。

甚至刚刚才有的好感也会付诸东流的。

于是,他打起了哈哈:“本王那是对你一见钟情,所以对你穷追不舍。”

“真的吗?”白若璃不信,毕竟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表现出来的惊讶和愤怒,白若璃到现在还历历在目,久久不能忘怀。

这丫的第一次见面就恨不得宰了她,第二次见面就直接让人把她捉起来软禁。

要她相信端木靖齐没有其他目的,打死她,她都不信。

端木靖齐见瞒不住这小丫头,但也不能告诉她实话。

所以,他故意打了个哑谜,以此消除白若璃心中的疑虑。

“那你觉得本王有什么目的?”端木靖齐双眸如清泉般清澈明亮,一瞬不瞬地盯着白若璃。

“你……”白若璃被他的双眸看着,原本要说出口的话硬生生给吞回去。

他的眼睛很亮,仿佛一眼万里,深深的沉迷其中。

白若璃晃了晃脑袋,积羞成怒地看着他。

端木靖齐被她看得心里有些发怵。

他捏着白若璃的脸颊:“怎么了,我的小王妃?”

“你这个混蛋,大混蛋,老是欺负我。”白若璃扭头不看他。

端木靖齐顿时觉得好笑,骨节分明,孔武有力的大手覆在白若璃的脑袋上:“冤枉啊,爱妃,本王哪敢欺负你啊,你可不能诽谤呀。”

端木靖齐此刻的模样就好像受了天大冤屈的囚犯一样,样子比窦娥看起来还冤呢。

白若璃看着他此刻的样子,很想捧腹大笑。

但她还是竭力忍住,怒目而视。

她不说话,一直看着端木靖齐。

因为她又问的是刚才一直没有结果的问题。

今天又是不问清楚,今后见到他的时候就总会想起之前发生的种种。

所以问不出个结果,她誓不罢休。

端木靖齐叹了口气,无奈地看着她。

“看来本王今天要是不说个明白,爱妃你就不会罢休啊!”

“那好吧,本王觉得你长得很像一个人。”端木靖齐说得棱模两可,避免说出不该说的话。

“一个人?什么人?”白若璃脸色算是有一点恢复,不过看上去还是很生气。

端木靖齐哭笑不得,今天无论他说什么,这小丫头还是会记仇啊。

“一个让本王日思夜想,又恨不得她去死的人。”端木靖齐脸上出现了一抹不易察觉的怒气,不过很快被他压下去。

白若璃被他此刻的表情吓了一跳。

她拍拍自己的小胸脯。

就在刚刚,她明显看到端木靖齐脸上那一闪而过的怒气。

虽然被他很快掩饰过去,但是敏锐的白若璃还是捕捉到了。

刚刚端木靖齐的眼神好可怕,好像要杀人一样。

有一度白若璃觉得是在看她,吓得她的小心脏扑通扑通乱跳,都快跳到嗓子眼儿了。

毕竟端木靖齐恨的那个人长得跟她很像。

白若璃聪明的觉得还是不要再纠结这个话题了。

为了她自己的小命着想,白若璃选择跳过这个要人命的话题。

“现在是什么时辰?”白若璃扭过头,看着窗口外的天空。

古代就是麻烦,想知道个时间都得自己猜,麻烦死了。

不像现代,戴个表,想知道现在几时几分都清清楚楚。

在现代的时候,白若璃无论出什么任务,她的手上都不会离开手表。

现在穿越了,她还一度不习惯呢。

“现在应该是子时。”端木靖齐望着天空,“时间过得真快啊,怎么不过得慢点呢,这样本王就可以和爱妃多待一会儿了。”

端木靖齐从来都不知道有一天自己会在这些小问题上纠结。

一向是高高在上的他,竟然会在意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看来白若璃真的能影响他的心情啊。

他摸摸自己的胸口,也许那里已经中毒了,中了一种叫白若璃的毒。

此刻白若璃脸上千变万化,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她从床上下来。

端木靖齐看她要下来,于是想去扶她。

白若璃拒绝他的好意,推出开她。

但是还没等她走两步,就有点体力不支,差点摔倒。

幸亏端木靖齐及时扶住她,不然她肯定会摔个狗吃屎的。

白若璃坐在床边,疑惑地看着自己的身体。

她很迷惘,只不过是头痛,还做了个奇怪的梦而已,怎么会体力不支呢?

端木靖齐握住白若璃的手,漂亮的双眸静静地凝视着她,仿佛要把她藏在自己眼睛深处。

白若璃与他对视,她看得出,此刻端木靖齐眼中只有她一个人,她很感动,也很感激。

“谢谢你!”白若璃很真心的道谢。

“谢我什么?”端木靖齐把白若璃抱入怀中,把光洁的下巴抵在她的头顶上。

这次白若璃也不抗拒,就这么安安静静的靠在他温暖的怀抱里,闻着他身上淡淡的清香。

“谢谢你在我昏迷的时候,能这么尽心尽力地照顾我。”

白若璃的这一席话把之前两人发生的不愉快通通都抛到九霄云外。

两人就这么坦诚相待,多好。

“你是本王的爱妃,本王不照顾你,谁照顾啊?若你真想谢我,那就以身相许,嫁给我吧。”端木靖齐很无耻的说着。

白若璃原本对他的好感,被他的这句话打成渣渣。

白若璃推开他,拧了一下他的胳膊,“谁要嫁给你啊?哼!”

端木靖齐摇摇头,笑意盈盈地说:“当然是你喽,本王的爱妃,白若璃。”

白若璃没好气的抬手做停的手势,“打住,本姑娘可没答应要嫁给你。”

“耍赖的小丫头,这亲都亲了,还不认账。”端木靖齐修长的手指弹弹她的洁白的额头。

白若璃捂着被打痛的额头,幽怨地看着端木靖齐。

“谁耍赖了,难道被亲几下就要以身相许啊,这谁定的规矩啊?”白若璃不高兴了。

“丫头,你不知道吗,在这以武为尊的世界,强者说的话就是规矩。”端木靖齐举起自己的双拳,“而且拳头大的人往往就可以主宰别人的生命。”

“那又如何,我现在好歹也是圣阶的高手呢。”白若璃很自豪的摆出自己的修炼阶级。

“你现在虽然圣阶,但是还不能算是强者,只能算是个初步者。”端木靖齐无奈的揉揉白若璃的脑袋。

“什么?”白若璃咋舌,半天也说不出一个字。

她以为,自己晋升到圣阶已经很了不起了,也可以在强者中排名了。

但是端木靖齐的一句话把她之前的自信,自豪直接打落下来。

她懊恼地捂着脸,看来还是太弱了。

长春银屑病该如何治疗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看病好不好
安庆白癜风治疗价格
海口有妇科医院吗
郴州出名的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