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神霄狂尊第八十九章出路

2020-01-22 08:57: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霄狂尊 第八十九章 出路

“这是?”

看到眼前这一幕,秋泽的脸上顿时吓了一跳,根本没有弄清楚眼下这一幕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心中隐隐产生了一种十分恐惧的感觉。[燃^文^书库][];乐;文;l+xs520c

黑衣人在面前的地面坍塌之后,恍若未觉,只是嘴角露出了一丝诡笑,至于杨杰此刻的反应更是大大出乎秋泽的预料,之间在地面坍塌的一瞬,杨杰像是见到了什么神灵一般,立刻跪在了地上五体投地起来,脸上满是虔诚的神色。

步履蹒跚、散发着浓郁恶臭的丧尸在靠近坍塌的地面也恍若未觉,依旧脚步不停的朝着前方踩去,但是在靠近地面边缘的时候,普通下饺子一般,一个个跌落了进入。

然后一声声如同咀嚼的声音从洞中传来出来,像是在吃什么美味的食物一般,充满了津津有味的感觉,但却吓得秋泽出了一声冷汗。

真的没有想到坍塌的地面里面竟然有着一只活物而且还以吞食丧尸为生,秋泽简直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快要奔溃了。

当然更奔溃的还要数珞珈,虽然以前她一直觉得国师让人有些不舒服,但是也没有想到他竟然如此的邪恶,不但能够操控丧尸而且还饲养着这种令人感到恐惧的生物。

虽然秋泽和珞珈都没有亲眼看到这种生物到底是什么,但是能够吞食丧尸,这种生物绝对充满了邪恶的力量,这是毋庸置疑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塌陷之中的怪物似乎是吃饱了,虽然周围的丧尸依旧机械的朝着塌陷之处走来,黑衣人却拿出血莲,收回了萦绕在丧尸口鼻之中的血色流光,而后随着血色流光的消失,机械前进的丧尸好像出现了一瞬间的茫然,不过这丝茫然只持续了一瞬间,剩下来的丧尸就身体下沉,缓缓的消失在了地面。

随着丧尸的消失,原本塌陷的地面也缓缓的合并了起来,不过一会儿整个地面又恢复如初,如果不是秋泽亲眼所见这骇人听闻的一幕,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就在此时此地,发生过如此诡异的事情。

一切尘埃落定,匍匐在地面上的杨杰也缓缓抬起磕头,只见他脸上的激动之色依旧没有褪去,让在一旁注意的秋泽不禁暗暗纳闷,不知道这里面的到底是什么怪物,竟然能把一向淡定如水的杨杰激动成这个模样。

“堂主,没想到圣兽已经成长到这么强大了,想来要不了多久就能够达到我们之前的预期了,dǐng多不用三年,大成国必然灰飞烟灭!”

“杨杰,我发现你对灭亡大成国十分上心啊,但是你要明白,你现在是我们拜尸教的一员,无论做什么事情之前都要考虑圣教的利益得失,明不明白。”

听到杨杰十分兴奋的话,黑衣人冷冷一笑,话语之中好像极为的不满。

“是,卑职知错了,卑职只是因为父母都被大成人所杀,所以报仇的心思淡了一diǎn,但是对于圣教大业,卑职绝对不敢有丝毫懈怠。”

杨杰闻言心中一凛,他追随在黑衣人的身边也有一段时间了,知道眼前之人十分的心狠手辣,为达目的可以説是不择手段,所以在听到这番阴森森的话后,杨杰连忙开口解释道。

“明白就好,千万不要辜负了我对你的期望,好了,我先回去了,记得尽快把那个秋泽给我带过来。”

对于杨杰的话,黑衣人不置可否,反手收起了血莲,然后跳上马车,径直朝着定远城奔驰而去。

杨杰懒觉黑衣人离去,立马半跪在地,脸上,头颅低下脸上是深深地崇敬之色,等到黑衣人的马车走的远了,杨杰在抬起了头,顾目四盼了一番,然后身体几个跳跃离开了万灵墓园。

“呼,终于离开了,真是憋死我了。”

看到两人离开,珞珈好像是终于松了一口气一般,如释重负的説道。

“嘘,xiǎo声一diǎn!”

听到珞珈的话,秋泽立刻有些紧张的説道,伸手拉了拉珞珈。

果然,秋泽话音刚落,就看见了原本已经离开的杨杰竟然走折返了回来,只见他先是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周围的景象,然后喃喃自语道。

“没有人跟踪?那我之前不安的感觉又是从哪里来的。”

杨杰想不通这个问题,脸上露出了一丝困惑,但是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转身离去了。

秋泽和珞珈见状,又等了一刻多钟见杨杰没有重新返回才放下心来。

“真没有想到这个杨杰竟然如此的鸡贼,以前也没有看到他这么奸诈啊。”

珞珈气呼呼的,脸上满是懊恼之色,毕竟对于她来説,即便是多等了一刻钟,也是不可饶恕的错误,何况是在这样一个令人作呕的地方。

与珞珈脸上的不满相比,秋泽心情更加的沉重,因为从之前黑衣人和杨杰两人的对话之中已经很明显的表达了这个深埋在地下,可以吞噬丧尸的妖怪竟然是为了灭亡大成国而生的,而且对于这种説法秋泽竟然没有丝毫的勇气敢加以反驳,因为之前李文翔的话还历历在目,拜尸教拥有毁灭白银级实力的能力。

只不过虽然知道了这个不利的消息,秋泽却没有丝毫的办法加以制止,因为秋泽没有信心会是这只未知怪兽的对手,毕竟能够毁灭青石级势力大成国,那根本就不是自己能够阻挡的。

更何况别説是挽救大成国,就连自己现在都面临着巨大的危机,前面的黑衣人已经説的很明白了,要跟自己好好“聊聊”,但是自己绝对不会单纯的认为两人只是聊聊那么简单!

“秋泽,你怎么了?你不会不舒服吧。”

看到秋泽眉头紧锁,心事重重的模样,珞珈有些关心的询问道。

“珞珈,你説我们是朋友么?如果我有危险你会不会帮助我?”

秋泽使劲甩了甩头,将脑海之中所有的不利想法甩出去,然后展颜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危险,略带期望的看着珞珈。

珞珈没有説话,只是重重的diǎn了diǎn头,脸上满是坚定之色,她又不是聋子,之前黑衣人和杨杰准备对付秋泽的话她都听的清清楚楚,这个时候秋泽这么询问自己,珞珈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即便她不知道秋泽到底跟那个黑衣人有着什么过节。

看到珞珈的反应,秋泽也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毕竟如果珞珈下定决心举报自己的话,那説不得只好让这朵美丽的鲜花香消玉殒了。

这倒不是説,秋泽心狠手辣,而是在崇武国这样一个危机四伏的环境下,容不得秋泽充当老好人,不然死的人就是自己了。

邵阳中西医结合医院怎么样
襄阳市中心医院怎么样
重庆哪家医院癫痫病好
宁夏好点的白癜风医院
唐山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