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第二百八十三话 准备好做的事

2019-12-04 15:54: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第二百八十三话 准备好做的事

时间仅仅向后跨越了一刻钟,寂静的黑暗不再沉溺,她开始爆发从早上而来的第一波响动。超乎寻常的响声在暗香这些外人看来都绝不可能只是普通的出工场景,这里头一定带着敌意。不用多说,从此刻起,暗香等人的行踪已经暴动了,秘密掩藏在各处的战力甚至可能在很远的地方就已经和别人交锋起来了。

没有管理身后的一切,暗香尽心尽力的将它留给值得信耐的同伴去解决,自己现在必须完成承诺,也要对得起来自于同伴的协助,对得起他们的牺牲和拼搏。

陈静等人现在已经是标准的后援队伍了,她和kie与另外一对的泉音,流汇总是会时不时地交换来驮着两个男生往回走,只有先回到预定位置,战斗才可以说是我方的胜利。这场战斗从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了救出人质,而这和是否回收真实之核没有本质的关系。

这边,陈静等人很也听到了嘈杂的声音,毕竟她们向着户外奔跑,这途中要想听到什么都比暗香等人早很多,就是这样的缘由,她们加谨慎起来。

“陈静小姐,换我们来吧。”泉音深深明白学生会主力队员的能力,以及多次训练之后的成效,如果接下来就有可能迎面遇到敌人的话,就万万不能让这些战力随随便便的受到牵制。虽然很明显还没有轮到泉音二人驮着伤员,但是就算是流汇也非常懂道理的接过kie背上的莫波斯。

交接很顺利,莫波斯只是轻微地哼唧着,想来入狱的痛苦生活在生理和心理两重程度必然是带来了巨大的打击

。此时此刻,她们没有别的机会和多余的选择,泉音只是轻轻地抚慰了一句:“别激动,我们不是你的敌人。你将再也不会受苦了情况好的话。”后半段当然是被巧妙的小声掩饰了,但是前半段已经足够让病患安心的趴伏着了。

“好了。我们走吧。”流汇试了试肩上的重量,在假面的力量面前这还不算什么,承受一定范围内的力的压迫和冲量其实完可以让假面忽视掉。她站起身子,想要就这么往前走,然而陈静却站在环廊的一角没有走动。

“看来我们需要有些人留下来做个了断了。”陈静拔剑的速度很。也很轻,在黑暗中甚至感受不到一丝的杀气升腾,剑锋飞横,随着刃口向外立马腾出一道紫色的灵子斩击跃向早就选定的方向。

只看到那斩击泛着淡紫色的光芒扑向了黑暗中的某处,就像是雪白的天鹅攻向了黑暗的沼泽一般。片刻之后,原本的方向上传出了幽深的响动,黑暗本身像是一层幕布。它疯狂的舞动好似整个空间都要四分五裂一般。

紧随其后是玻璃崩碎的清脆声响,同时面前的黑暗幕布粉身碎骨,四分五裂的露出了原本的模样。原先这里已经被太阳高照,如果不是陈静足够机智。此刻大家已经飞奔进入敌人的陷阱。这空间的假想被斩击打的粉碎,散乱的片段看似玻璃般晶莹剔透,实际上却化为了淡淡地水滴。噼里啪啦坠落纷纷击打粗糙的地面。

看到水滴陈静不禁心头一震,莫非此刻挡路的人是堕落者中疯狂的那个人?想到这里,她缓缓地给身后的两人一个暗号,这个暗号的含义在突袭之前大家商量的再清楚不过了。

只要看到这样的手势和眼神,就一定要默认优先的任务,陈静是想要泉音和流汇在等到机会的当口,飞奔逃窜。

就在结界毁灭的一瞬间。光亮的工厂空地里立刻多了几个身影,它们像是原本并不存在,可能只是光线折射隐藏的一般。然而大家都能够发觉,这些家伙本来就是存在的,只是从一开始被幻境所骗的大家根本察觉不到而已。

敌人中的大部分都是冰暗造就的杂兵,酷似恶魔军团暗影魔的家伙们其实只是拜黑暗魔法所赐,造成的一种加脆弱,加众多的小帮手而已。真正的大头是站在他们中央已经按捺不住身体的浮水,关于这个人kie对他加有发言权,但是陈静也不是完不了解。

综合几次以来的战术讨论,如同疯子般存在的浮水是一个根本不能理解的生物。他没有自己的实际想法,单纯却又残忍,没有邪恶和阴谋,却有着穷尽的扩散**和杀戮气息。出场就不简单的浮水立刻就冲了过来,一般人根本法对他的行动进行有效的反应,这样就会发生可怕的结局。

陈静却不同,尤其是经历过半个多月刻苦的训练,能够想到的所有进攻线路都在自己的脑海里,能够做到的所有抵抗都已经被预测得到。虽然暂时不知道情况,但是浮水还是冲刺到了陈静的身边,警戒着浮水本人迅速膨胀起来,就在接触到假面的上一秒发生了爆炸。

四散飞溅的水花具有浓重的灵力,能量慢慢地动摇着整个空间,水汽和水渍毫意外的方位包围了四个假面以及她们身上的两个受害者,这一点浮水是不会管的,因为来的时候泡芙就下令格杀所有人,今天就连泡芙也变的非常的嗜血起来,他本人的命令也不在迟疑和顾忌什么。

水流爆炸之中,浮水很在前进道路的一个地方逐渐显出原形,他的身体就像是由水构成的一般,现在重让水将他重塑到终的人型。忽然,水汽未散的区域里,一只说不清的手掌腾空而来,仅仅一下就精准的抓住了浮水正在形成的身体,这毁灭性的攻击之后,浮水暂时没法对抓住脸部的手掌做出对抗。

也是同一时间,水汽渐渐消失殆尽,比任何人的视线都要好的浮水身体也逐渐恢复,他立马看到了迎面抓住自己脸部的人就是陈静。这个女孩闭上双眼,她的手掌毫迟疑地伸向了自己,而且手指尖的力道凶猛地像是鹰爪,就差恶狠狠地将浮水的脸部划破,扣烂。

“你的速度和中将比起来真是差太多了。”陈静一边说,一边缓缓地睁开双眼,她的眼眸中充满了正能量和杀气,原先不动声色的力量此刻完的泄露了出来,震惊立刻让浮水加不知所措。

浮水呆呆地只是发现自己爆炸覆盖的范围内,居然没有其他任何人的身影,就好像陈静一瞬间就把自己的爆炸伤害和身边的同伴转移到看不见的地方去了一样。

“唔怎么”没等浮水身体完恢复,陈静的剑刃像刚才一样毫征兆的抖动了一刻,然后顺利的划破了浮水刚刚形成的肚皮,这回没有水作为掩护,浮水的伤口里蹦出来大量的血液。完不明所以的浮水现在则要思考为什么自己的水之结界没有起到防护的作用了。

随着陈静手部强烈的推力,只是轻轻地一挺,陈静的刀刃毫破绽的刺进了浮水的身体,血液和未合成的肉末四散飞溅,周围的空气中瞬间暴露出了鱼腥味。

“咳”浮水刚想要咳嗽,却又被陈静手掌摁了回去,不止如此,像是对战斗厌烦一般,陈静猛地一推左手,浮水整个人就呈现及其不稳定的抛物线飞出了老远。十米之外,落下了他的身体,接下来的二十秒里面,陈静对于浮水带来的士兵们进行了单方面的屠杀。

“哼,我看你是十个人中弱得了,总是虚张声势,有的时候会让自己变得弱。”陈静把刀的前端歇息下来,放在身体的前侧,隔着很远的地方看到浮水不断地吐息呼气,显然人力的脉门被抓住就预示着他的死亡,怎么样的生猛终究不过是表面功夫。

突然,一场大的爆炸又开始了,这回陈静自己居然吓了一跳,不是简单的水流,而是带着浓度极高粘液的血肉,浮水像是引爆了自己一般。可是事实又不是如此,从浮水的肚子里面出现了一条体长一米的银色大鱼,难以置信,这鱼以空气为水,天地为边,疯狂的攒动着。它所到之处都挥洒出剧烈的血渍,这浓浓地血液升腾着蒸汽向陈静的方向钻了过来。

试图回避或是抵挡只会像是冰暗的冰花一样可怕,但是如果沾到了一点,陈静的服装裂开露出了焦灼的糊味,裸露的皮肤被烧灼出一个可怕的小黑洞。

根本就是硫酸级别的血雨,这种东西居然从前是人类,不,他是堕落者。可是堕落者真的就已经不是人类了么?此刻陈静居然在想堕落者究竟怎么得到的,怎么才能创造出这样的怪物。

弗罗达暴跳如雷的走在泡芙的身边,这个老大哥一样性格的家伙却意外的沉稳,甚至做到了事不关己的程度。

“别晃了,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的。”泡芙的话显然被当作了耳旁风。

“可是,泡芙,大家都不在,要怎么办啊。”

“老大他们四个很会回来的,而端上那边也必须回来,浮水负责守护我们重要的东西,而你不是不知道我连浮水也派出去了。”

“就是那个浮水,那个东西值得我们信任么?那么贫乏的实力”弗罗达对浮水没有好感,其实除了泡芙没有人对浮水有好感。

“好啦好啦。给你个任务,去把端上给换回来,他正在被缠住,你去顶替他,让他来见我,我要和他去见见那位女士了。”

“那位????”弗罗达浑身一紧,尽管他从没见过,但是他不可能对于维吉尔老大背后的那个女人不有所耳闻,听到这里,他立刻开始执行这个任务起来。

常州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贵州有哪些癫痫医院
沈阳治牛皮癣好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