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自学医术养羊9年兵王班长刘孙军的苦乐事

2019-10-09 20:04: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自学医术养羊9年 “兵王”班长刘孙军的苦乐事

刘孙军在羊圈里给吃不到奶的小羊羔喂奶

刘孙军把羊赶出羊圈上山去喂养

刘孙军的宿舍

□东快黄妍通讯员袁自由文/图个头高高的,憨厚老实,话不多,一身迷彩服,脚穿解放鞋,精气神十足。

初见刘孙军,印象十分深刻。

刘孙军,上士,福建宁德边防支队嵛山农副业生产基地的一名饲养员。饲养员的工作又脏又累,闲暇时间少,一般人都不爱干,可他一干就是9年。长期以来,他与岛为伴,与羊共舞,在孤独寂寞的深山中演绎着精彩的人生故事。

一个突然的调令让他始料未及养羊,是刘孙军入伍前始料未及的。

家住省城,父母经商,家境优越,对刘孙军来说,他本可以在家过舒坦日子。然而,打小爱车的刘孙军选择了当兵,他的梦想是当军车驾驶员。

2003年3月,18岁的刘孙军被分配到宁德边防支队霞浦机动中队。下连队后,刘孙军唯一的愿望就是与车为伴。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队里的驾驶员岗位早已编满,只有一个空缺岗位 水电工。

水电工与驾驶员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干起来忒没劲。 刘孙军说,虽然当时有点不情愿、不甘心, 但是活给了你,也得好好干。 3年间,他3次被评为 优秀士兵 。

2006年6月初,一个突然的调令再次让刘孙军深感意外,他被选调到嵛山农副业生产基地当一名饲养员。

哭了好几次老班长帮他解开心结

走进嵛山农副业生产基地,眼前的一幕更是让他彻底傻眼:四周光秃秃的山包、崎岖陡峭的山路、臭烘烘的羊圈、破烂狭窄的宿舍,以及没有电、没有娱乐,只有他与班长的夜晚。

刘孙军回忆说,第一个晚上他压根儿就没有睡,躲在被子里哭,满脑子想的都是退伍。他的父母更是认为参军跑去养羊,太没出息,多次打催刘孙军退伍回家。

懊恼、失落 这位平日里的硬汉好几次落下了泪水。在岛上工作了近11年的老班长林腾辉发现了刘孙军的困惑后,主动与其谈心,以一名 老海岛 的亲身经历鼓励他。

刘孙军说,老班长是边防部队的典型,大小荣誉有十几个,农场里的脏活累活都是亲力亲为,跟他比根本没有理由患得患失。在林腾辉的影响下,刘孙军的内心深处播下了一颗种子:当个像老班长一样的 老海岛 。

有了坚定的信念作支撑,刘孙军克服了许多困难。起初,农场没有电,夏天天热,他就把席子摊在树底下,陪着蚊子睡觉;没有娱乐生活,他就把沙包吊在树上,每天晚上练几个回合;农场没有路、没有地,他就和老班长一起开山劈石,修建羊肠小道,开辟开心小菜园。

一眨眼,刘孙军在海岛工作生活了九年。在此期间,支队领导多次想将刘孙军调离海岛,让他换个环境好点的单位工作,但均被他回绝。今年7月,他的女朋友第一次上岛,看到刘孙军的生活境况,不免问了句: 孙军,这些年你是怎么熬过来的? 刘孙军的回答很朴实: 很多事情做习惯了就很顺了。

自学医术 这些年农场几乎没有羊病亡

刚到嵛山农副业生产基地,刘孙军就碰到扩大养殖规模,一下子购进了100多头羊。

刚接手,烦心事就来了,其中两头羊腹泻不止。从来没有养过羊的刘孙军以为这只是小病,也没怎么当回事,就到附近卫生院买了几片止泻药给羊服用。没想到,过了一个星期,这些羊非但没有好起来,反而四肢软弱无力,站不起来了。

坏了,坏了 刘孙军意识到羊肯定病得不轻。于是,立即租船前往岛外找来兽医诊疗。经过一番观察,兽医告诉他,这病是水土不服引起的,由于时间拉得太长,很难治愈了。三天后,两头羊相继死亡。

一头羊上千块,养死了等于是失职。 刘孙军说,老班长退伍前特地嘱咐过:组织把羊交给你,如果你没看好,那就是失职。经过这件事,刘孙军也明白了一个道理,养羊既要有心,还得懂医术。

对于只有初中文化的刘孙军来说,学医并非易事。白天,他把羊赶上山,然后找个阴凉地看书。晚上,他买来光碟,反复观看,并详细记录那种病打什么针、用什么药、配多少剂量。休假出岛,他还专程前往秦屿镇兽医站请教,学习注射疫苗的方法。

孙军脑子活,学东西快。 嵛山边防派出所教导员张斌说,这些年农场几乎没有出现羊因病死亡的情况。

爬8个山找走丢的羊 朋友圈常被小羊羔 刷屏

在岛上,最让刘孙军高兴的当数母羊生崽。刘孙军说: 看到一头羊变成几头羊,心里特有满足感和成就感。 每次小羊羔出生,刘孙军都会高兴地拿起照相机或者,到羊圈里兜上几圈,给它们拍照留念,并发到圈与亲朋好友分享,有时候他的朋友圈都被小羊羔刷屏了。碰到小羊羔没奶吃,刘孙军就买来奶粉,用奶瓶一头一头地喂。

最让刘孙军记忆犹新的是找羊。刚到农场的时候,刘孙军赶了100多头羊上山喂养,结果回来后仅剩下70多头。 当时一下子就吓坏了。 刘孙军说,嵛山岛到处是暗沟与战壕,如果羊回不来很可能会摔死。当即,刘孙军就打着手电筒,拿把草刀,径直往漆黑的山上跑。3个小时,他摔了15跤,爬了8个山头,走了10多里山路,最终将27头羊如数找回来。回来后,刘孙军才发现手臂、小腿被芦苇划了十几道血痕,袜子被戳了好几个洞。

有快乐就会有忧伤。嵛山边防派出所战士李丰华说,有一次,孙军班长探亲回来,发现7只羊被狗活活咬死,好些天他都没胃口吃饭。在刘孙军的眼里,羊就是他的朋友,守好羊就是他的。

没有 花花架子 他被大家取了一个很牛的绰号

在嵛山边防派出所,官兵们给刘孙军取了个绰号 兵王 班长。一是他资历老,是岛上呆的时间最长的兵;二是他爱护战友,关心群众,岛上的人都很喜欢他。

朴实,心肠好,不会玩花花架子。 嵛山边防派出所所长黄涛说,孙军对嵛山岛很有感情,不管是官兵还是群众,只要有困难就会去搭把手。

对于刘孙军的热心,战士李丰华感触颇深。今年1月13日凌晨2点左右,他因感冒发烧达到39℃。刘孙军发现情况后,冒着零下几℃的低温,顶着寒风,连夜赶往卫生院给他取药。李丰华说,回来后,孙军班长的手和脸冻得通红,我特别感动,感觉亲哥哥在身边一样。

刘孙军平时是个十分节俭的人,每次购买生活用品都是挑最便宜的买,战友们说他对自己特别抠。然而,嵛山岛上的群众有困难,他却慷慨解囊,

倾力相助。嵛山岛有一对亲兄弟天生痴傻,无父无母,从来不与人交流。村里人嫌他俩脏,经常避而远之,绕道而走。但是,刘孙军从来不嫌弃他们,经常把兄弟俩请到农场 做客 ,时不时还给他们送两只自己养的鸽子。逢年过节,他还把钱省下来,给他们兄弟俩购买油、米、面等生活用品。嵛山镇马祖村食杂店老板洪耀玲说: 他人好,特别愿意做好事,买了东西好多时候都是送给岛上的困难户。

9年来,刘孙军始终坚守在这片美丽的海岛上,把群众当作自己的亲人,用真心和热心为群众排忧解难。在群众眼里,他是个地道的 岛上人 。

如今,刘孙军面临转业,但他内心显得十分平静。谈起对未来的打算,刘孙军有些许犹豫。他说: 现在最让我放心不下的是农场那100多头羊,期待组织早日派员到农场学习,把养羊这个活接下去。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费用贵吗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要预约吗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住院费用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预约专家号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治疗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