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至尊妖魁 第二十八章 战银猿

2020-01-16 17:09: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至尊妖魁 第二十八章 战银猿

“怎么办?”

“我们谁都打不过这只泰坦银猿啊!”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之际,群声纷杂,只听西蚕冷着一张脸轻哼了一声,一股强大的气场弥漫开来,身后青绿色妖宫浮出,一株青芒环绕的巨大藤蔓从中钻出,青藤乱舞,那股气息,俨然是妖师二阶。

绿刺藤!

所有人都闭上了嘴,眼神闪躲,纷纷低头噤了声。

“嚷嚷什么?等那落单的小子赶来,再一起出手,每个人出一只妖兽,共同御敌。”

说完,西蚕便倚靠在绿刺藤上,闭上了眸子不再说话。

在众人心中,西蚕作为如今的白狐榜第一,一身修为毋庸置疑,此刻说的话就犹如圣旨,众人无不遵从。

“那臭小子,我看他还想怎么安然度过。”

张洋不爽道,眼神隐晦地往后方瞥了一眼,虽然毫无踪迹,他却坚信苏贤定然是躲在后面不敢出来。

“喂!胆小鬼,别藏了!别让这么多人等你一个!”有人忍不住了,朝后方高喊道。

然而,回应他的也只是一片寂静,林间连一丝窸窸窣窣的声响都没有。

半个时辰过去了,苏贤的神念之中终于出现了大部队的踪影,疾驰的身影猛地一滞,旋即苦笑了起来:“看这架势,好像是在等我啊!”

喃喃自语了一声,苏贤便缓缓走出,众人顿时群情激奋。

“藏啊!继续藏啊!有种日落之前都别出来!”其中一人冷笑道。

“就是,憋不住了?知道不能捡漏了?”

突然,白狐榜第六的青年幽幽道:“呃,你们想多了,他刚赶来。”

啥?!

众人面面相觑,难以置信道:“王铭,虽然我们知道你拥有天念钟,神念强度远超我们,但你可别偏袒这耽误大家时间的小子。”

天念钟,乃是特殊类妖兽中的一种,状似古钟,却有真实的生命波动,经常被用于探测周围环境和气息波动的。

王铭无可奈何地努了努嘴,道:“信不信由你们,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这时,闭目养神了半个时辰的西蚕终于睁开了眼眸,也无怪罪,只是干脆道:“行了,人到齐了,各出一只妖兽,先把这关闯过了再说吧。”

苏贤仰起脑袋,望着眼前这只魁梧如山岳的泰坦银猿,嘴角微翘,十天没动手了,终于有大展拳脚的机会了。

正好,还可以检测一下这十天闭门苦修的成果。

场中,随着西蚕的话音落下,一座座光芒闪烁的妖宫破空而出,转眼间,十四只妖兽都已准备就绪,唯独剩下苏贤还没有动作。

“喂!小子,能不能别磨蹭了?因为你,这都快正午了我们还没通过考核呢!”张洋出声道。

苏贤叹了一口气,慢吞吞地唤出了幽蓝色妖宫,一具海蓝般的月铜傀悠悠踏出,深蓝色之中还有一股灼热的气息蔓延着,但依旧毫无悬念地瞬间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包括西蚕在内,众人全体一愣,面目呆滞,紧接着原本紧绷的场面陡然间嗨了起来。

“我擦!笑死我了,月铜傀……”

“怪不得从始至终都要藏在后面,你这拿出来也没点屁用啊!”

“这月铜傀连泰坦银猿一招都接不下吧?出来当炮灰呢!”

纷纷乱乱的讥笑声中,苏贤的心境掀不起丝毫波澜,对于这群人的嘴脸,他早已预料到了,这一点儿都不稀奇。

“到底还打不打了?”苏贤嘴角不羁地一撇,冷冷道。

“开始吧!”西蚕道。

随即,在泰坦银猿充满了警戒着的眸中,只见十多只妖兽毫无章法地就涌了上来,各自为战,乱成一锅。

绿刺藤那粗长的藤蔓伺机环绕,比泰坦银猿小上一号的泰坦猿一股脑儿就冲了上来,还有牧原的鬼妖,阴森森的,行迹诡异……

苏贤暗自摇了摇头,哪有这样打的,一点配合都没有,只有排名靠前的几个弟子有点意识,没有蜂拥而上,其他人的妖兽一冲上去就被泰坦银猿一巴掌掀飞,几乎毫无抵抗之力。

“月铜傀,上吧!”

蓦地,月铜傀从一旁掠出,迅速朝泰坦银猿靠近。

在泰坦银猿面前,众多妖兽的体型都偏向矮小,宛如蝼蚁,唯有狂舞不断的绿刺藤和张洋的泰坦猿有能与其在外观上相抗衡。

“蛮牛冲撞!”

“神魂震荡!”

“战争践踏!”

“……”

狂吼声不绝于耳,众人皆是手段齐出,泰坦银猿的周围一股股狂暴躁动的妖气缭绕着,炸成一团团烟雾。

在苏贤的神念之中,明显感觉到了泰坦银猿暴怒的气息,其眼眸渐渐变得通红,虽然这么多妖兽在体型上根本比不过他,但是一道道攻击却很是凌厉,竟已在其身上擦出一道道血痕,银色毛发上缓缓流下了血液。

“就是现在,绿刺藤,缠绕!”西蚕喝道。

众人心领神会,只见一直在寻找机会的绿刺藤终于出手了,无数道藤蔓疯狂涌出,形如水蛇,铺天盖地地朝泰坦巨猿缠绕而去,短短几个呼吸之间便束缚住了暴怒的泰坦巨猿,引得它张着嘴怒吼着,暴怒声震耳欲聋。

山涧边的瀑布都被这道吼声震得差点断流。

“我只能支持三息!”

西蚕郑重的声音响彻而起,众人脸上涌出喜色,不再保留,又是十多道妖术纷纷砸出。

牧原阴冷一笑,那只鬼妖竟化为缕缕幽暗的雾气,从泰坦银猿的耳朵中钻入了其体内。

“交给我了!”

只见那只略显精壮的泰坦猿身形犹如炮弹射出,转瞬即逝间闪烁到了泰坦银猿的脸面上,张洋眸中燃烧着战火,冷然道:“疯猿冲刺!”

嘭!

泰坦猿信心满满地撞在了泰坦银猿狰狞的面部之上,两者同时向反方向弹出,然而泰坦银猿的面部已经被撞得凹陷,连其中一颗眼珠子都微微失明,鲜血淋漓,显得异常残暴。

同时,诸多妖术落在它的身上,剧烈的疼痛感传来,泰坦银猿隐藏在身体中的那股残暴之气瞬间如岩浆般沸腾起来。

轰!

泰坦银猿身形暴涨,眨眼间便撑碎了绿刺藤的藤蔓,一个呼吸间便冲到了众多妖兽身前,凶残的一脚凌厉踢出。

“操!快退!”

许多妖兽根本没料到发疯的泰坦银猿如此恐怖,纷纷避之不及,呈横扫之势被一脚踢到了空中,然后银猿一掌拍下,犹如泰山压顶,腾空的数只妖兽身躯瞬间崩裂,化为一团模糊的血肉。

“我的石蛮牛!”

一道撕心裂肺的声音响起,只见那人口中喷出一道鲜血,身后那犹如大地般厚重的土黄色妖宫在顷刻间支离破碎,化为一片废墟。

妖宫破碎,意味着妖修一途将永远失去一只妖兽的助力!

“妈的,你的石蛮牛算个屁,我的大地熊也死了!”一人心如刀绞,眼目血红道。

“我的……”

这一番清算下来,足足有七只妖兽陨落在泰坦银猿的手下,其他人的脸上都有一抹侥幸之色,心有余悸地望着那道凶残暴掠而来的庞大身影,立马撒腿就跑,不断向后退去。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你的妖兽死了关我屁事,少一分竞争压力我心底高兴还来不及,谁会心疼你呢?

当然,表面上还是要佯装出一副心痛同情之色,以表哀悼之情。

“牧原,还不动手?”

西蚕微微有点怒意,这泰坦银猿强悍得有点过分了,不但皮糙肉厚,而且刚刚那个狂暴进化的妖术甚是变态,一下子就拍灭了七只嗡嗡嗡烦扰它的苍蝇,此刻还穷追不舍地杀向他们。

牧原轻轻一笑,正要回话,却见一道鬼魅般的身形出现在泰坦巨猿的身后,赫然是那月铜傀!

这番场景,场中仅有数人看见,其余的正在发了疯的逃命。

“跑什么!干啊!”

张洋知道这是一个机会,眼神微微一瞥边向后撤便控制着月铜傀的苏贤,心中有些诧异,这货一脸淡定,实在是太冷静了,而且时机抓得恰到好处,正好是牧原将要动手之际。

不过,这月铜傀真的有杀伤力吗?

在妖者境月铜傀是可以制霸,但是这是妖师三阶的泰坦银猿啊,不会是上去给它挠痒痒的吧?

张洋的心理活动虽然丰富,但动作一点都不含糊,那只泰坦猿又是冲了上去。

西蚕也不禁面露喜色,深深望了苏贤一眼,方才断了数条藤蔓的绿刺藤再次暴涌而出,道:“牧原,动手!”

“当然!鬼妖,腐魂术!”

牧原手掌一握,狂奔着的泰坦巨猿突然察觉到脑海一阵刺痛,如同万蚁噬心,只见一团黑气正在肆虐着它的神经,不断侵蚀着它的神念。

这就是刚刚趁机钻入其中的鬼妖!

陡然间,泰坦巨猿轰然下跪,紧捂着脑袋,眼眸深处渐渐涌出一抹金光。

苏贤神念极为强大,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幕,心想:忍不住使用天赋妖术了吗?居然是金芒,有点棘手啊,但也是个机会。

但是,牧原似乎还沉浸在一击得手的喜悦中,丝毫没有看见泰坦巨猿体内正在觉醒的恐怖意志。

西蚕大喝着,绿刺藤上瞬间凸起无数道利刺,锋利如针,闪烁着寒冷的微光,毫不犹豫地朝银猿扎去。

这就是绿刺藤的天赋妖术,万针刺!

吼!

泰坦银猿仰天怒吼着,眼眸中爆射出一道金芒,众人乐观的脸上慢慢凝固了,彻底傻眼。

张洋惊骇得跳了起来,惊怒道:“泰坦猿!跑!快跑啊!妈的,这只泰坦巨猿的天赋妖术怎么是金芒意志?这还打个屁啊!”

一般来说,银猿的天赋妖术应该是银芒意志,然而,这只泰坦巨猿的恐怖程度已经超乎了众人的想象,金芒则是意味着这只银猿未来会成为一只泰坦金猿。

金芒意志之下,泰坦银猿全身上下的毛发正在朝金色蜕变,一旦完成进化,这就说明它可以暂时拥有泰坦金猿的肉身强度!

对于众人来说,那绝对是毁灭性的!

牧原脸上火辣辣的,再也挤不出一丝笑容,阴沉地感受着正在被泰坦银猿反吞的鬼妖,却没有一点办法,根本无处可逃啊!

牧原索性一狠,道:“鬼妖,拼死一搏吧!鬼嚎术!”

山涧之中,轰隆隆的震动声响起,西蚕脸色铁青,因为他发现绿刺藤居然完全被眼前这只半银半金的猿猴给锁住了,根本挣脱不得。

“卧槽,还好我刚刚没上……”一旁有人道。

瞬间,数道带着杀气的目光锁定了他,吓得他转身就跑,不敢再多嘴了。

“别慌,还有转机。”

只听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众人惊愕地望去,赫然是苏贤,只见他手印一结,澎湃的妖气无形间涌出,犹如尖锐的锥子。

这正是苏贤从袁竹林那得到的灵级中品妖术而且在十日闭关时修炼而成的,锥心灵咒!

泰坦银猿的神念旁,鬼妖正在殊死一搏,突然见一道道锥子如同锁链般绑来,牢牢锁住了处在暴怒中的银猿神念,牧原倏然间有种绝处逢生之感。

灵级妖术!

牧原不由惊疑,这苏贤身为外门弟子,怎么会得到灵级妖术?

难道是家族里带来的?

但是,不容牧原多想,鬼嚎术轰然袭出,万鬼齐啸,饶是泰坦银猿的神念增强了数倍,都感受到了一股晕眩之感。

刚刚要站起出击的泰坦银猿不由咆哮,一个踉跄再次跌倒。

在众人万念俱灰之际,苏贤的突然出手无疑是一道曙光,给众人创造了逃跑的契机,就连张洋都露出了感激之色,若是刚刚让泰坦银猿站起来了,他的泰坦猿刹不住车,肯定是要被一掌拍死在地上的。

或者是被捏死。总之横竖都是要死的!

西蚕也顺利将被禁锢住的绿刺藤撤出,目光移动,却见苏贤根本没有收手就走的迹象,反而是露出了一道笑容。

他想干什么?

西蚕不由愕然,抬头间,视线之中,那具伺机已久的月铜傀猛然间弹出,一拳朝泰坦银猿的脑袋后部轰去……

……

德州市人民医院
修文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东莞牛皮癣医院哪家治疗好
酒泉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新疆白癜风治疗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