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白泽手札 第三百九十九章 死灵法师

2020-01-17 23:35: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白泽手札 第三百九十九章 死灵法师

“外来者?”罗宝愣了一下,“正要和主上说明,这群人和诺丁王国边境卫队的莫比乌勾结在一起,调转兵锋返回王都。目标似乎是神庙,但在王都附近遭遇阻击,目前这群人已经脱离军队向神庙这里来了!”

“黛雯呢,她现在在哪里?”

“黛雯大人正在他们后方,但绿叶联盟实在没什么好手,所以……”罗宝有些苦恼的说。

“没关系,先看看我们的敌人到底是谁再说……”晨曦走到能源井旁边,小心观察上面篆刻的字符。

“是达努神族的文字,意义不难解析!”莪相和库洛洛对此并不陌生,很快就找到了四周水晶屏的用法。几个画面不断闪过,一番定位之后,一小队匆匆向神庙赶路人的身影暴露在水晶上。

“咦……原来是老朋友了!”晨曦看着其中熟悉的身影,不由摇了摇头,看来他们确实破解了那份埃哈拉兽皮战裙上的地图。只是芬利亚斯一直被亚伦文的信仰之力包裹,他们无从定位。现在信仰壁障消失,这群人便立即按照地图的指引来到了这里。

“是潘德拉贡家族?”库洛洛自然也熟悉凯文的身影,“他们竟然有进入虚空的实力?”

“这些隐世家族,都不知道藏着什么样的秘密,进入虚空对他们来说应该不是大问题!”晨曦轻轻一笑,实际上他还真是高估这些老贵族了。锁定位于虚空的芬利亚斯,老公爵可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只怕没有那么简单,若他们真有轻松在虚空穿行的能力,就不会出现在绝望沼泽,而是神庙附近!”莪相身为空间大师,对此最为了解,当下看出了其中的不对。

“原因只怕出现在这几个穿黑袍子的人身上,这群家伙让我想起一些讨厌的老鼠!”瓦拉克指着几个拢在黑袍中的人,一脸厌恶的说。

“老鼠?”

“明目张胆的抢夺信仰之力的老鼠?”瓦拉克纷纷的补充道,“我以为他们都已经消失了,没想到竟然还能发现他们的身影!”

“掠夺信仰?除了亚伦文,还有别人敢从你们手里抢食儿?”晨曦调侃道。

“相较于亚伦文,他们的性质更为恶劣。这群人是直接以灵魂作为施法材料的,也没有什么信仰,但传播速度极快。我们和教廷甚至不惜联手对他们进行剿灭,但在黑死病那个特殊时期,依旧没有把他们斩草除根!”瓦拉克苦恼的摇了摇头。

“黑死病?你的意思是说……这群家伙是死灵法师?”晨曦忽然反应过来,莫娜在早期就是在黑死病时期从伍德?凯尔雷的手中得到的死灵法师传承。伍德·凯尔雷和他的老师约翰·帝依,晨曦在离开马恩岛后从搜索过这两个名字,约翰?帝依竟然是三岛历史上最为强大的教堂派死灵法师,与大海对面的埃利法斯·利维齐名,而他唯一的学徒凯尔雷则以无能出名。

“就是这群腐朽的家伙,也是奇怪……明明身后没有特别强横的存在庇护,却总是在我们的围剿下活的风生水起!”瓦拉克心里满是怨念。

“这种程度的势力不可能没有后台,应该是你们没有发现吧!”晨曦笑着看向屏幕中的一行人,知道了他们的来历,心里反而踏实起来。唯一值得困惑的是……一向光明正大的潘德拉贡家族什么时候和见不得光的死灵法师搅合到一块儿去了。

“走吧,去会会我们这些老朋友,顺便打消某些人不切实际的想法!”晨曦率先离开能源室,向着神庙之外走去。

……

巍峨的中央神庙之外,瓦拉克召唤的庞大蛇阵依旧没有散去,地面上横七竖八的躺着无数德鲁伊的尸体。

凯文有些拘谨的跟在某个黑袍人身后,若非公爵强令,他绝不会和这些浑身透着阴森气息的家伙们合作。尤其是在见识到他们的传送仪式之后,那些腐臭的尸体让心志坚硬如他也有些反胃。

“不对……是地狱冥蛇,这么多的冥蛇,难道有地狱魔王牵扯进来了?”黑袍人愣在蛇阵之前,饶是早已经没有了心跳,依然从他的骷髅眼眶里冒出惊恐的灵魂火焰。

“还有如此多德鲁伊的尸体,难不成橡树议会也牵扯进来了?”旁边一个个子稍矮的黑袍人补充道。

“应该不是橡树议会那些家伙,袍子的制式不对,橡树议会最近也没有大规模的行动!”一个骑士装束的老者闷声说,潘德拉贡家族和橡树议会的关系一直不错,这一点从当时的北议长洛林直接驻扎在潘德拉贡家族庄园中就可见一斑。

“总之……这种层次的战斗已经超过我们的能力范围了!”为首的黑袍人已经有了打退堂鼓的意思。

“多伦,你别忘了我们的任务是什么!”老年骑士低声喝道,“公爵大人付出如此高昂的代价,是让我们来寻找法尔石的?”

“公爵是你们的公爵,任务也是你们的人物,我们只是从旁协助而已!”死灵法师多伦不屑的说。

“你……”老骑士一脸忿怒,“别忘了,这么多年来,是谁在给你们提供庇护,没有公爵大人,你们这些……”

“列文大人,慎言!”凯文见状不由无奈的叹出一口气,在老骑士口出侮辱性语言之前就阻止下来。死灵法师因为职业的特殊性,性格往往偏执扭曲,他可不想和一群疯子理论。

“帝依大人对此次的合作很是重视,而且,将我们传送来的死灵法阵到底有多少损耗您也很清楚。若是我们被一群蛇和尸体就吓退回去,天知道帝依大人会如何处理你们!”凯文不咸不淡的说。

“你……”多伦有心想反驳,但一想到帝依的恐怖,还是不由打了一个寒颤,“都把压箱底的本事拿出来吧,小心些?”

列文冷哼一声,倒也没有再反驳,反手拔出自己的长剑。他也明白,眼前这场景预示着敌人只怕会极强。而因为传送阵强度的问题,己方无法排遣有分量的人前来,此行确实有些没有底气。12910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重庆皮肤病医院来院路线
贵州癫痫病医院哪好
癫痫病治疗医院深圳哪家好
河南市正规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