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突破支付宝僵局有待合约创新

2019-08-12 06:23: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突破支付宝僵局有待合约创新

  近日,支付宝股权转移一事经雅虎公司披露之后,引发了业界热烈讨论,多数意见认为马云的做法既违反了法律和公司章程,也有违契约精神和商业道德;随后,马云与财新传媒[0.70 7.69%]总编胡舒立之间的长篇对话更将舆论推向高潮,并促使马云和支付宝高层专门召开发布会,来为自己的决定做出澄清和辩护。

  从已经披露和报道的事实看,无可否认的是,支付宝股权转移行动看来确实违反了成文法的规定,但是,成文法未必是真正的法律,违反成文规定更不能等同于违背契约精神和商业道德;对此,更贴切的判断标准是:首先,假设将你置于阿里巴巴[11.42 1.24%]大股东的地位,马云的行动是否超乎你的预期?其次,假如将你置于马云的地位,你会做何选择而没有负罪感?答案并不是一目了然。

  从马云的角度看,他的行动有着充足辩护理由;我们无妨假想一种类似情形:正常情况下,把公司财物擅自往自己家里搬,无疑是非法的,但假设公司仓库着火了,而其他股东全都不在场,也来不及或不可能征得其同意,甚至没有时间向其说明和解释正在发生的危险呢?人们大概都会同意,在这类紧急情况下,将公司财物搬到自己家里,是一种善意而合理的处置。

  让我们假设一种情形:假如你身处南北战争中的美国,你在南方,你兄弟在北方并加入了联邦军队,并把他的农场委托给你经营,现在南方邦联政府下令没收一切敌产,因而你把兄弟的农场登记到了自己名下,这是不是侵夺财产呢?不一定。

  实际上,官方法令已消除了你兄弟名义上继续拥有这份财产的可能性,因此,他实际上是否还具有,和你是不是侵夺了,要从其他细节中辨认,假设你将农场账目单独计清楚,将其收益完好保存,并暗中向你兄弟承诺将来会移交这些收益,乃至定期向其汇报账目,那末,恐怕没有人能指责你侵夺了兄弟财产,相反,你对他的忠实还会得到赞成。

  马云的行动究竟属于何种性质?现在下结论为时过早,但至少从某些迹象有理由认为他并无侵占意图:首先,他显然否认了3.3亿的转让价是阿里集团将从这1安排中取得的仅有收入,否则,也就不存在后续谈判的问题了;其次,雅虎和软银两大股东的反应很微妙,并不像常人发现自己财产被侵夺时所会做出的反应,既未报案也未起诉,也没有责令改正或主张交易无效

  ,个中缘由我们外人还无从判断。

  所以,假如马云想尽快摆脱侵夺财产的嫌疑和恶名,就需要找出某种能让其他大股东信服的安排,来确保阿里团体的利益,就像上述假想情形中的那位南方兄弟;本来许多人猜测的(或许也是阿里尝试过的)做法是协议控制,比如借助可变利益实体(VIE)的情势绕过法令规定,但问题是法令不仅限制股东身份,也限制实际控制人的身份,因此VIE路径也已被堵上了。

  另一个选择是按真实市场价收购,但这样必须引入第三方投资者,否则,交易格局将变成双向垄断,我们知道,双向垄断下的价格谈判是极为困难的,第三方的出价是最有说服力的估价基础,但是,引入第三方也会削弱对支付宝的控制地位,对此马云未必愿意;同时,法令对股东身份的限制了第三方出价者的范围,实际上已经贬低了支付宝的投资价值;实价收购的另一个障碍是,浙江阿里短期内也许难以筹集足够的资金。

  不过也并非全无办法,法令限制外资成为股东或实际控制人,但并未限制外资获得支付宝的未来经营收益;比如,浙江阿里向阿里集团出售一种高收益债券,所得款项用于补偿支付宝股权转移,同时浙江阿里以其从阿里团体获得的全部收益作为债券抵押物,或许是可行的安排;可以相信,只要有足够的诚意,当事各方能够找到更加公道而可行的方案。

咸宁家居装修网
东港手机网
兰州民生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