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权国 3247 天枰(六)

2019-12-05 00:41: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权国 3247 天枰(六)

“鲁提亚子堡会战,在欧巴罗战争史上被称为“天枰”之战,意思是说这场决定埃罗帝国与教团国两大欧巴罗大国生死存亡的大会战,长达五个小时的激烈碰撞已经彻底耗光了双方最后的力量,犹如天枰上的两端,任何一点力量的掺入,都会导致这场战争的胜利倾向谁方

最终埃罗军队在突然而来的大雨面前从正面击溃了教团军主力,看似胜局鼎定,但也同样是在大雨之中,最后决定了战争走向的帝国三万骑兵踏入了这片战场,随着天枰顷落的,还有埃罗帝国的一代雄主法鲁克皇帝!”-----帝国战争史第三卷《天枰》

雨色蔓延,白色迷茫中到处都是四散奔跑的教团军士兵,在经历了五个小时的惨烈厮杀后,教团军的战斗意志终于崩塌,这几乎不叫战斗了,崩溃的教团军勉尽全力让自己不至被挤死、踩倒,几乎不可能有伤员产生,凡是受伤的倒地的,立即给后面追上来的埃罗士兵砍成了肉泥,鲜血和尸体上翻滚着,咆哮,喊杀,呻阴,大雨倾盆之下,大量的血顺着泥泞的地面流淌,宛如小溪流一般甚至一度莫过人的脚背,为了追击溃散的教团军,埃罗军队方面也是完全散开

“前进,不要俘虏”

“杀,杀光这些伪神者“

埃罗军官脸色狰狞的呐喊,手里提着流淌着人血的骑士剑,各种各样的声音在埃罗方面此起彼伏,一个个团队再无无法保持稳定的队列,散乱的步兵追击在教团军的后面,此时此刻,所有埃罗士兵抓住教团军俘虏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砍掉对方的脑袋,然后将教团军身上的一切财物洗劫一空,特别是那些身穿华丽铠甲的圣殿骑士们,更是受到重点照顾的对象,这些圣殿骑士往往都是教团国内的贵族,身家丰厚,特别是所穿戴的圣殿铠甲和精钢打造的价值不菲武器盾牌,更是人人奋力争取的对象

血色泥泞中,到处都是被剥的精光的赤条条的尸体,不少尸体就侵泡在雨水灌注的泥潭里边,看起来白花花的令人感到蹙眉,这场战争还没有完全结束,但是埃罗军方面已经呈现出无法用压制的混乱局面,埃罗军队从上到下,都已经默许了眼前发生的一切,

面对苦战来的胜利,就算是再苛刻的指挥官也不会阻止自己的部下对胜利战果的摄取!所谓胜利,不就是战胜者对于战败者可以任意处罚的权力吗?何况这些已经在埃罗境内烧杀抢掠了大半年的教团军,就没有一个是干净的,那一个都是双手沾满了埃罗人的鲜血,对于这些侵入者还有什么好说的,如今也让他们感受下任人宰割的痛苦,不就是我等身为埃罗军人的职责所在,

在全军上下的纵容之下,埃罗军队方面已经彻底散乱了,超过三四里的宽面,数万埃罗军队满地奔跑,并没有人会在此刻注意到,就在这片弥漫天地的雨幕中,无数的帝国骑兵犹如黑夜中突然浮现出的幽灵,裹着大雨倾盆的刺骨寒意,犹如一把嗜血之刃正朝着埃罗军孤零零的本阵袭来

作为大军中枢的埃罗军本阵,此刻拥有的兵力不足一万五千,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前面的情况下,谁会注意到三万名帝国骑兵犹如三万从雨幕中猛然奔出来的杀神,已经在自己背后聚齐了屠刀!

”杀!“

瓦里西恩冰冷残酷的金属敷面传来一声闷哼的声音,手中的帝国战刀势大力沉的一刀砍向一名目瞪口呆的埃罗士兵,人头随着喷涌鲜血炸开,无头的尸体还没有倒地,就被更多的帝国骑兵冲击的七零八落,养精蓄锐了足足一个多小时的帝国骑兵,

无数的帝国黑甲骑兵已经如滚龙一样碾压入埃罗军本阵后侧,犹如一道闪亮的锋锐长线一下切开了血肉

帝国骑兵手中钢铁冰冷的刺枪,就这样成千上万的汹涌打在埃罗本阵的后卫上,一片片战马冲入,一道道挥舞闪亮的厮杀声,战马之下是乱滚的人头,犹如暴雨的雨点猛烈的打在巨大敷面的琵琶上面,啪啪啪啪!战马突进,血肉横飞,位于后排的埃罗士兵的惊呼声都没来得及喊出就被巨大的冲击力掀飞,落下的地方,又是更多的黑甲骑兵汹涌而过,身体直接被踩踏成了肉泥,混乱的喊叫声在埃罗本阵内此起彼伏,士兵们开始慌乱的转向,但是从背后犹如洪水冲击而下的黑色骑兵已经彻底将后阵的埃罗士兵淹没

”混蛋,到底是怎么回事!“

”敌人怎么从我军背后出现的,那里不应该是东部军援军的方位吗?

“不知道啊,这简直是莫名其妙,不过对方出现的方位,不会是。。。。。。”

本阵内的埃罗将军们也被这突然情况搞懵了,敌人怎么会从本阵背后杀进来的,而且还是东部军援军应该出现的方向,对于一直苦苦等待东部军援军的将军来说,简直就是闷头一棍,他们看着全力推进的雪亮的刺枪和排山倒海一般密密麻麻的骑兵,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东部军后续兵力迟迟不至,不会是已经被眼前的黑甲骑兵所击败,否则双方怎么会出现在同一个方位上!这种近乎在脑袋里炸开的想法,让本就已经乱成一团麻的埃罗将军们已经不敢想下去了

”不管怎么说,必须立即挡住敌人骑兵的进攻才行,否则本阵崩溃,只怕刚刚取得的胜利就会。。。。。。。!“

一名埃罗将军大声呐喊,转身就勇敢的带领自己的禁卫军迎上去,短暂到一秒不到,就像洪水遇上了堤坝,整个队列立即被迅猛扑过来的战马撕碎,士兵重重的撞飞出去,他身后的部下被击中的三角台球一般啪的一下全乱套了

凉意刺眼的刺枪,在埃罗士兵瞳孔的视线中最终化为一个光点,身体重重飞起,景色幻化,在众人眼中,这名埃罗士兵被帝国骑兵一下刺穿,战马疯狂涌入,”啪!啪!啪“密密麻麻的雪亮骑兵刺枪从成排阻挡的埃罗禁卫军背后和胸口血淋淋的捅出来

骑兵高速冲击带来的冲击力,所有的力量都被集中在一个点上,这一刻,除非是身穿两层重甲的重步兵或者能够幸免,其他的步兵都跟纸片一样没有区别,就算埃罗本阵的埃罗禁卫军如何拼死抵抗,依然

“为了陛下,为了埃罗,稳住啊。。。。。。”能够被调入本阵的埃罗军官都是埃罗禁卫军中的精锐,即使是突然面对大批量的骑兵袭击,依然是死战不退,雪亮的骑兵刺枪洞穿了埃罗本阵的背后,如浪潮滚动的黑色骑兵。以难以置信的高速度压入!但是这些埃罗军官们还是在努力组织步兵进行抵抗,本阵遇袭,只要能够坚持不被骑兵冲击冲垮,他们相信其他军队必然会返回救援

,大批的埃罗本阵士兵开始聚拢在埃罗王旗的前方,超过数千的迸裂长枪朝着前方竖起,第一排蹲下,手中的长枪斜指出向上,第二批的长枪架在第一排士兵的肩膀上,第三批士兵的长枪架在第二排士兵的肩膀上,数千抱定决死之心的埃罗禁卫军,就算是冲击凶猛的黑甲骑兵也要避让其锋芒

但是很快,一队速度算不上快,但厚重的令整个空气都窒息了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重骑兵。。。。。。“一名满身都是鲜血的埃罗军官声音发颤,目光死死看着前方的身影,那是一支仅仅从外观上都能够感觉到强大暴力的骑兵,长型的马面甲,厚实的躯体就像一座厚实的小山,体型健硕异常的马背骑兵,全副的重甲披挂,如同一头头狰狞巨兽铠甲外层是密密麻麻的针刺,盔顶飘扬的长红缨在风中浮动,灵活的钢片鳞甲,寒光闪闪,整块钢甲铸造的厚面在满天落下的雨水中,更显现出一种如燃烧的火焰般的感觉

”完蛋了!“埃罗军官被雨水湿透1身体打了一个冷颤,脸如死灰,前面的骑兵冲击已经是冲击的本阵七零八落,现在这些这些将脸都罩在头盔内的重甲骑兵,虽然只有区区一千骑左右,却是带着着蔑视一切的气息,虽然这支重骑兵还没有全线开进,但是对于在埃罗军官脑海里已经有了沉重的雷鸣,

”陛下命令,重骑兵开进!“

一名帝国轻骑兵从这队帝国重骑兵的前方飞驰而过,这些全身重甲的骑兵,稳稳的控制着战马,踩着缓缓却让人窒息的步伐,杀气腾空,在这样的气势下,埃罗军官脸色惨白的倒吸冷气,重骑兵开进了,在他视线所及都是重甲战马铁蹄翻卷起的大团泥土,这些犹如铁塔一般的重甲骑兵并没有如他所想的那样碾压进前面的战线,而是狡猾的顺着前面已经被碎开的缺口一下撞进去,同时本来还是在厮杀纵横的其他黑甲骑兵,也在这一刻突然都齐齐改变了方向,埃罗人突然发觉,就在这一刻,所有的黑甲骑兵都指向了雨幕中已经被打湿的的埃罗王旗方向,而作为凿穿力最强大的重甲骑兵,就像是一把利刃插入前方护卫王旗的埃罗长枪阵列中

长枪折断,血肉横飞

“稳住啊!”凄厉的喊声,无数的护卫在王旗之下的埃罗士兵一下被这道钢铁洪流裹卷了进去,所有人拼死而战,朝着挤压进来的重甲骑兵一顿乱刺,长枪刺在厚实的重甲上顿时嘡的一声溜出一串火花,也有奋力将手中长枪扎入撞击而来的战马马甲中的,但是往往都在战马吃疼奔跑下,直接就被卷入飞奔的战马马蹄之下,上千的重骑兵对着枪阵就是一阵乱撞,乱战之中,埃罗军官拼死组织抵抗,

重甲马蹄落下卷起的是泥泞残血,犹如被逼入绝境之战的最后时刻,勇气,生死,荣耀,在这里已经完全管不了

”挡住他们!“

脸上带着绝望神色的埃罗士兵手中紧紧握住长枪,眼前全是交错滚入的重甲战马,同伴的断肢残臂混着鲜血扑在脸上,鼻子里的血腥味直冲脑海,寒光一样的骑兵刺枪在瞳孔内迅速扩大,身体就这样在成片的骑兵战马前被挑起,

,”拼了!“

每个人手中都操着血淋淋的近战武器,黑压压的骑兵冲击将对撞在一起的战线塞得满满的。马蹄之下,人头翻滚,势若奔雷的冲击力就像是洪水一样猛冲防线缺口,对于只有万余埃罗军的本阵来说,数量多达三倍的帝国骑兵,已经是犹如天灾一般的无法抵挡,更不要说帝国骑兵发动突击的时间,正好是埃罗全军散开追击,独自将本阵遗留之际,无数的战马将阻挡的埃罗军士兵踩踏的懂东倒西歪,高大犹如凶兽,体重超过半吨,速度更是犹如飞驰电掣的黑色钢铁洪流,在一口撕咬开埃罗本阵背后,迅速犹如奋力张开扩大,然后一头冲到了埃罗王旗之下、

“挡住啊!”

一名埃罗禁卫军官声嘶力竭的大喊,手中举着骑士剑冲向靠近王旗的重甲骑兵,却发现自己的双腿发软了,还没跑到重甲骑兵面前,就一下跌倒在地上,眼前的景象出现了模糊,疲惫终于爆发了,如果先前还因为士气高昂而感觉减轻,这一刻,完全的爆发出来

拼死抵抗的埃罗本阵士兵们此刻感到身体沉重,气喘吁吁,握着武器的手在微微发抖,脑海里想着躲避攻击,可是身体偏偏就是没有动

埃罗军官们都在声嘶力竭的鼓动着麾下士兵,以步兵阻挡骑兵的马蹄,本身就是用血肉在堆,积水的泥潭早已经满是鲜血,垂死者尚在哭喊挣扎,就被乱入踩下的马蹄踩成了肉泥。厮杀震天,每个身处其间的人,唯一脑海里还能够思考的就是挥舞武器,但是他们已经失去了大半力气的攻击,对于帝国重骑兵的伤害极其有限,帝国重骑兵的枪刺刀砍之下,伤亡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大,护卫在埃罗王旗下的禁卫军也出现了大批的伤亡

”扛不住了!“

”援军呢,为什么援军还不来!”

“保护陛下突围啊!”各种各样的声音,

立可安能改善腹泻吗
不含防腐剂的止咳药怎么样
宝宝咳嗽嗓子哑了怎么办
小孩健脾胃的药吃什么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