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大魔女笔记 7.浸染着污垢的“善”_1

2020-01-15 14:54: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大魔女笔记 7.浸染着污垢的“善”

无论是什么生命,只要还在生存着,就会不断的挤压着负面的情绪,或许,可以把它们叫做“污垢”。

人类有,恶魔有,自然,那些为人类所敬仰的“神”,自然也会有。

这些“污垢”,并不是她们想要舍弃,就可以舍弃的。换言之,又有谁能够从出生到老死,都可以处于一种,一直都无比快乐,毫无杂感的境界里呢?

不可能有这样的家伙的,而且,如果真的存在了的话,这个境界的本身,就是足以让她们产生污垢的场所了。正所谓物极必反,没有哪里是安全的。

这些“污垢”是多种多样的,嫉妒,愤怒,哀伤,紧张,痛苦,任何一种情绪,都会变为“污垢”,开始不断的积压。当然起初,谁都可以抑制这心头突然涌动出的,小小的邪恶感。

可是之后呢?今天忍住了,明天,后天,下个月,明年呢?“污垢”是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的,相反,它们还会随着时间的沉淀,变得越来越难以根除。

或许,是有一种办法把这些“污垢”去除的,那就是发泄。因此,她们需要发泄。

恶魔们是自由自在的,是随性的,是狡猾的。那是因为她们丝毫不隐瞒自身的污垢,想要发泄情绪的时候,就一股脑的把她们发泄了出去。所以人们都说恶魔是善变的,狡黠的。然而这并不能全怪她们。

人类选择了在忍耐到极点之后发泄,当然,她们的忍耐程度并不高。有些难以平复的事情。用不了多少的刺击。就足以让他们把自身的“污垢”给爆发出来。所以人类是普通的,随波逐流的。

可是……神呢?天使们呢?

她们是人类精神的寄托,是她们信仰的存在。如果,让人们在祈祷的时候发觉了,她们所信仰的神居然也是一个会无故发火的莽夫的话……

所以神必须得忍耐,得积存这样的“污垢”,她们用尽了一切办法去积压。然而,对于她们来说。哪怕能够积存的再久,“污垢”也终将迎来一个临界点。

那个时候就……不,那个时候,已经晚了。

所以她们的统治者在费尽了心血之后想到了办法,于是……

偷偷摸摸进行着研究的宙斯与她的众神们一起创造出了潘多拉,而将她们产生的“污垢”,悉数的置于了潘多拉的魔盒之中。她们,重新变得高洁神圣起来。

而洛欣,在苦思冥想之后只得选择了一个无奈的办法。

于是……克鲁苏出现了。

她肩负着洛欣一侧的住民们身上的,所有的“污垢”。所以她成为了常人眼中,判断中的“邪恶”。

然而。克鲁苏是无辜的,因为她根本就不清楚“恶”以外的事情,她的本身,就肩负着所有的“污垢”,因此,她只能不断的行“恶”,为了自己,为了生存……

然而,物极必反,就算是这些纯粹的“恶”,也会在时间的推移下产生名为“善”的东西。她必然是与“污垢”不和的东西,因此,她肯定会想方设法的脱离。

由“恶”而生的“善”,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形态呢?

【砰】

“打搅了。”

洛基一边用根本不像是打搅会用到的,强大的力道把门给轰飞,一边迈着悠闲的步子,踏进了这一座不管何时去看,都只是会觉得阴森恐怖的墓穴。

不,这里可不是墓穴,而是祭坛。身为克鲁苏的一部分,白兔用来完成“恶灵浮生祭”的祭坛。

而事实上,在之前一次的到访中,白兔就已经完成了,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是洛基还真的是挑到了一个糟糕的时候和白兔会面。然而在那之后,周围却并没有预想中的,出现什么恶灵的存在。

樱花树妖照常的扩张着,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的幽已经动身了。而在自己这一边,虽然还并不清楚此时的心情,但是有一点可以确认。

就算是为了那些很普通的无辜人,也不能让代表了“恶”的白兔,克鲁苏的一部分,肆意妄为。哪怕自己的本身,也正是克鲁苏的一部分,但是……

双方,不,三方,都是不同的!

洛基,也正是自己,代表的是“善”,是从那布满了“污垢”的克鲁苏身上逃离的“善”,尽管洛欣硬是塞给了自己一个邪神的名号,并且到处追捕自己,但是自己却没有办法真正的恨她。

因为……自己是“善”?

而白兔代表了则是“恶”,最接近“污垢”的“恶”,这或许在常人的眼中,就是那种无恶不作的大坏蛋的典范了吧。然而,自己是清楚的,这一切都不怪她,因为她只知道行“恶”。她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些。

黑兔代表的,则是善恶都无法区分的部分,那一部分,姑且就用“邪”来代替吧。狡黠,奸诈,用尽一切手段,一切方法去达到她的目的。

她可以和刚刚还想杀她的家伙,不计前嫌的合作。也可以对前一刻还帮助她的人捅上一刀。因为,她是最狡猾的“邪”。

这些在一起,才是那承受了洛欣一侧的,所有的“污垢”的克鲁苏,然而,现在她却已经分成了三份。

那么……这些“污垢”,到底跑到了哪去?

“白的,我知道你在这里,别躲了。”

此时的洛基并没有什么好心情,一边破坏着沿途她能够看到的任何物件,一边大摇大摆的朝着祭坛的深处走去。

尸体仍旧像是展览一样陈列在那里,除去多出来的蚊虫与爬行类的腐生动物之外,恐怕也就剩下了那愈加强烈的恶臭了吧。带着一股足以窒息的腐烂味道。如果是一般人……

不。就算是那只小蝙蝠来了。恐怕都要翻白眼。然而这一切,对于白兔,对于黑兔,对于自己来说,其实都只是一点点饭前的开胃菜而已。

见过的场面太多了,这些尸体,已经算不得什么了。

“不不不,我并没有躲。”

白兔从尸体的深处抬起头。蹲在那里的她似乎在缓慢的挪动着手中的尸体。

别翻了,这种尸体里,你是找不出什么补血补蓝的药剂的。

“那你在做什么?”

洛基本能的警觉了起来。因为对方,并不只是一个小喽啰。白兔与自己一样,或者说,比自己更强。

因为她是“恶”,绝对的“恶”。

“祭祀已经结束了,但是把这些腐烂的尸体留在这里,总觉得有些浪费,所以我在想。能不能把这些尸体给搬运出去。”

白兔一边说着,一边拖动着手里的尸体。

然而。或许是因为没有认真,或许是因为身体太小的限制,她的效率十分的缓慢。

“把这种布满了病菌的尸体搬出去,然后丢进河里的话,那些城里的人们,说不定就会被感染了,呐,这是不是一个很不错的计划呢?”

“……啊啊,是不错,一个挺好玩的事情。”

洛基沉默了好一会,蹲下了身子,开始和白兔一起将这些已经几乎难以辨别外貌的尸体拖到板车上。

没什么理由,或许这样做,仅仅只是因为习惯?

“恶灵复生祭已经过去了吧。可是我一点恶灵的影子都没有看见……为什么。”

洛基转身问道,“她们去了哪里,被谁带走了?”

白兔,只是单纯的“恶”,因此,她并不会撒谎。所以,趁着这个机会多问一些夜魔女的动向,也是件不错的事情。

虽然,就算知道了也无济于事。

“恶灵已经被转移走了,几个讨厌的鸟人过来把她们运走了。顺带着和那个树妖累积下来的精气一起。”

白兔摇晃着脑袋,她的手上,身上,沾满了不知名的,恶心的液体,然而她却一点也没有在意。

”至于拿去用什么,我就不知道了。那个魔女答应过我,会有很多让我寻找‘恶’的时间的。”

“……”

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大度啊。

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她都能毫不犹豫的使用。然而这并不是傻瓜的行为,因为莉莉丝从根本上清楚她们需要什么,而她又能提供什么。

用着利益的关系把这些棋子牢牢的拴住,谁都不会轻易离开。

她的孩子们,还真是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难缠的对手啊。一个人,三个人……不,甚至全部上了,都不一定能够缓解当下的局面。除非……

她留情了。

“已经全部搬好了吧?”

洛基随口确定着,随即往尸体上砸去了一团火球。火焰倒映着白兔那平静的连,开始在尸体上肆无忌惮的燃烧。

“我替你烧了,不用谢我。”

“嗯,那就不谢了。与此相对的,我想问洛基你很多很多的事情。”

白兔想了想,说道,“我要……”

“一个。”

“十个!”

“两个。”

“好好好,我成交。”

白兔如同捣蒜般点着头,“那么洛基哟,你为什么要从我们身边分离出去,而且还要和那个魔女一起把我们封印了呢?”

这分明是两个问题吧……不过算了。

“因为我是‘善’,仅此而已。”并不是什么难回答的问题,就算是被常识的“善”与“恶”给束缚住了,但是洛基并没有觉得她的选择有什么错误的地方。

“可是明明你现在……”

“打住!说好的,只问两个问题,就算是你也不要多话。”

洛基突然的暴躁了起来。

或许,白兔要问的问题,正是她所在纠结的事情。为什么,明明自身是“善”可是却一直被世间当作“恶”来对待呢?无论是洛欣,还是那些信仰洛欣的普通人。

单单凭个人的意愿就可以判断善与恶,这是不是太过于武断了一些。

很迷茫,非常的困惑。

洛基清楚,如果不把这个问题弄清楚的话,恐怕她永远都没有办法与白兔,与黑兔来一场真正的较量。

那是因为,如果不把这唯一的“污垢”清除的话,她是无法朝着同类下手的。

“那么,第二个问题,也是请求。”

白兔仰起头,“就算是我,也不愿意一直被这样的污垢所困扰。‘善’哟,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认认真真的,将我毁灭呢?”(未完待续。。)

通辽市传染病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隐形牙套
生物免疫治疗癌症缺点
秦皇岛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湛江市治疗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